<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都市言情 > 超級醫生 > 第一卷 系統復蘇 新書《絕品天醫》已經上傳,請多多支持

    第一卷 系統復蘇 新書《絕品天醫》已經上傳,請多多支持

        “好,這個方法好,一咱們就來以論戰。來定這個病人還嘩陳拋剛歸屬”。聽得章里德的提議,旁邊的歐院長也是眉頭一松,暗道此舉要得,輸了的人自然無話可說,省了自家極大的麻煩,當下不禁地如釋重負一般地微笑著點頭贊同道。

        旁邊的錢副院長和孫部長,聽得歐院長這話,不禁地心中輕嘆了一聲,看樣子就這樣決定了,只怕是急診科這次差不多是輸定了,暗嘆道:“老程,這可不是我們不幫你,實在是只能走到這一步了,你們要是輸了,那就沒法子了

        看著章里德得意的涅,霍主任也嘆了口氣,既然事已至此,那么也就無需多言了,論戰就論戰吧,看來只能盡力而為了,萬一事有不逮,咱們也只有認了,

        想到這里,轉頭看了看自己身后的屬下們,看著她們也是一臉的陰霾,不禁地勉強笑了笑,對著吳橫徐澤她們鼓勵道:“既然章主任提議論戰,那每咱們急診科雖然比不得內科那么人手眾多,資歷雄厚,但咱們也只能應了,大家打打精神,跟前輩們好好學習學習”

        聽得雀主任這般明是對屬下鼓勵,但卻是暗諷自己等人,以老欺章里德和眾內科主任不禁地老臉一紅,紛紛干咳了兩聲,掩飾了一下心頭的尷尬,

        旁邊的錢副院長和孫部長,這時卻是也臉露不屑,確實呀,四個主任醫師級別的老家伙,和一個主任醫師、兩個主治醫師,外加兩個普通醫生,哦,還一個連證都沒有的輪科醫生論戰,也真虧他們好意思說的出,明顯的仗勢欺人”

        不過章里德能混上大內科主任,自然是臉厚皮堅,哪里還愿繼續讓翟主任繼續諷刺,當下便干咳了一聲道:“好吧,既然大家都不反對,那我們現在弄始!”

        說罷,看了看臉色甚不好看的翟主任,便笑了笑道:“翟主任。既然你們一直在管這個格林巴利綜合癥的病人,而且又是第一個確診這個疾病的,想必是對這種疾病極為清楚的,那么我們先問,你們做解釋?然后咱們再反過來也行,論戰論戰,大家都各展所長,一決勝負。如何?。

        程主任這時卻是已經做好了可能會輸的準備,聽得章里德的言語,便冷聲哼道:“無所謂,反垂不管你們怎么來,我們急診科老小幾號人。都接著”

        “好,那我們就提一個論戰問題了”÷里德被奚落了一番♀時臉皮卻是也稍稍紅,說了開始之后,便轉頭朝著坐在自己身后不遠的神經內科主任黎華明點了點頭。

        “大家都知道格林巴利綜合癥是由感染引起的,那么請問它是否還有其他什么病因了?是否有易季節?它的病理主要是什么?”黎華明輕笑著問道。

        聽得黎華明的問題,急診科眾人都不禁地皺起了眉頭,這個問題確實有些刁難,這種格林巴利綜合癥,剛剛在國家醫學雜志上露面,具體資料都不十分詳細,而急診科也才接觸第一例兩天,哪里能夠分析的這么清楚。

        不過翟主任作為經驗豐富的主任醫師,聽得這個問題,雖然有些惱怒,但他還是并不懼怕的,畢竟他也已經仔細地分析這個病例兩天了,這兩天也查了不少的資料,兩廂結合之下,卻是也摸索出了一些東西,只是沒有確實的根據,卻是沒有拿出來說就是。

        當下稍稍地一沉吟,便沉聲道:“格林巴利綜合癥作為一個新現的疾病,目前主要病因是考慮有病前有非特異性感染史,所引起的而引起的遲性過敏反應性免瘦疾病,其主要病變是周圍神經廣泛的炎癥。其多為起病前4周有上呼吸道感染病史。按照這種情況,一般來說四季均可病;而國也是最近才現該病。說明該病在近期一定有較多的病例出現,才能表現出某種特異性來確定這種新疾病出現,所以我認為應該以夏秋季為多”

        聽得雀主任的這般分析,眾人聽得是頻頻點頭,認為分析的在理,而吳糙等人卻是也跟著松了口氣,暗道:“主任就是主任”果然經驗比我們豐富,這樣都能分析出來”

        徐澤這時在后邊卻是也暗暗點頭,對翟主任十分的佩服,分析出來的東西,竟然與自己學自小刀的概念知識相差不遠,僅僅就差了一兩項而已。

        而黎華明這時眼中卻是也閃過了一絲佩服之色,不過卻又繼續笑道:“關于這個問題,雀主任和急診科各位同仁可還有什么補充沒?。

        霍主任皺了皺眉,又仔細想了想,終于搖了搖頭道:“沒有了,依據目前的資料,我只能分析到這些”

        而吳樓等人也是紛紛搖頭,翟主任都分析的如此詳細了,自己等人哪里還有什么新意見,徐澤在后邊這時卻是也不動聲色,淡笑著看著沒有做聲。

        “嗯,雀主任果然經驗豐富,能夠分析到這么多”。見得眾人紛紛搖頭,黎華明呵呵笑道,只是接著又自得地笑道:“對于這個。我到是有些補元”

        請的黎華明如此自得說道,雀主任眼神一閃,幾月討了柜陰霾!煮,暗道紋內科果然是有備而來。變熊世一竹志,

        “就如霍主任所說,格林巴利綜合癥綜合癥是一種遲性過敏反應性免疲疾病,那么除了有非特異性感染之外,還有一種很明顯的可能,那就是疫苗的接種,”

        “瘦苗的接種?”聽得這話。翟主任一愣,之后卻是苦笑不已,自己分析了這么多,卻是忘記了這一項,哎,實在可惜,

        而徐澤這時卻是也一愣,然后便感嘆了起來,這星大附一不愧是全國排名前五的醫院,果然臥虎藏龍,他滿竟然連這一點都分析出來了。吳提等人,聽得這個,也都是一愣之后,面色一黯,這一題。卻是只差一點點,結果還是輸了

        歐院長這時聽得自己屬下的這些醫生,分析起來個個在理,一個強似一個,也是滿心高興,點頭道:“好,第一題內科獲勝,下一題由急診科出題”

        方才已經輸了一題,這一題可是萬萬不能輸的,翟主任深吸了口氣,稍稍地考慮一下,暗道目前這個格林巴利綜合癥的病人耳是咱們醫院第一例,只有咱們急診科的人接觸過,那么某些細微的體征變化,這內科總有些不清楚吧,

        當下便笑了安,然后道:“既然剛才我們已經說過病因和原理的了,那么現在我們說說格林巴利綜合癥的癥狀和體征吧,”

        聽得翟主任的提問,黎華明和章里德兩人對視了一眼,眼中閃過了一絲得意的笑意,然后朝著旁邊的普通內科主任李奇江點了點頭。

        李奇江微笑著朝著雀主任點頭笑道:“既然翟主任提問,那我就來答上一答,還請霍主任多多薦教!”

        見得李奇江那自信隨意的涅,雀主任心頭卻是一“咯噔”暗道難道他們連這個也摸清的很詳細了?

        “格林巴利綜合癥其臨床特點以感染性疾病后3周,突然出現劇烈以神經根疼痛以頸、肩、腰和下肢為多,急性進行性對稱性肢體軟癱,主觀感覺障礙,腱反射減弱或消失為主癥。”

        “其具體表現為運動障礙:四肢和軀干肌癱是本病的最主要癥狀。一般從下肢開始,逐漸波及軀干肌、雙上肢和顱神經,可從一側到另一側。癱瘓一般近端較遠端重,肌張力低下。如呼吸、吞咽和音受累時,可引起自主呼吸麻痹、吞咽和音困難而危及生命。2感覺障礙:一般較輕,多以輕微的淺感覺障礙為主。3反射障礙:四肢腱反射多是對稱性減弱或消失。”

        說到這里,李奇江輕笑著看著翟主任,笑道:“舉主任,你看還有什么補充沒?”

        聽得李奇江說完,翟主任這時已經是一臉陰沉的可以滴水了,因為李奇江說的這些,都是急診科這兩天摸索出來的東西,而且絲毫不差”

        看來有如先想象的那般,他們果然已經將自己手里的底牌都已經摸清楚了,難怪如此自信滿滿的來捅自己這一刀,咱們急診科這次真的是栽了,

        看得雀主任那一臉陰沉的表情,還有他身后那些急診科醫生垂頭喪氣的涅,內科眾人這時卻是明白急診科果然在自己等人的這蓄積已久的一擊之下,毫無反抗之力了♀次只怕他們馬上就要認輸了。

        當下一個個得意地看著翟主任等人,然后李奇江也自得地對著翟主任笑問道:“翟主任還有什么補充嗎?。

        霍主任抬著頭,看著內科諸人,面無表情地搖了搖頭。

        見得雀主任搖頭,李奇江暗喜了喜,暗道咱們已經兩勝了,急診科這下總無翻身之力了吧?

        當下象征性地又朝著吳炮等人問了一問,見得四個匡生頹然搖頭之后,不禁地呵呵笑了起來,道:“雀主任,如果你們沒有補充的話,那急診科便已經輸了兩題了,這個論戰不用再繼續下去了吧!”

        雀主任輕嘆了口氣,知道今天只怕翻身無望了,不過卻是望著屋頂,卻是沒有說話。

        見的翟主任無奈的涅,章里德哈哈大笑道:“既然翟主任也沒有補充,那我們內科就算勝了,按事先說定,這個病人和課題就歸我們內科了!”

        這時錢院長和孫部長兩人,對視了一眼,然后卻是也嘆了口氣,內科這些老油條實在太厲害了。急診科果然是輸了。

        歐院長這時也認為大局已定,便打算說話,誰知那急診科眾醫生身后,卻是傳來一個清亮的聲音:“對不起,我可以補充幾點嗎?。

        比總算在兩點前趕出了這一章,雖然已經越了第十六名,但后邊的月票追的很猛,大家請多投些月票,只要不特別特別忙,天南今日一定有加更!

        當然前提是不能比昨天鈉張少哦如果月票特別多的話,天南嗯嗯也豁出去拼了,視情況再加!

        給天南自己一點鼓勵,也給自己一點壓力

        謝謝

        嘿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赵县 | 新沂 | 博罗 | 固原 | 朔州 | 安康 | 株洲 | 涿州 | 广安 | 高密 | 黑龙江哈尔滨 | 汝州 | 德宏 | 抚顺 | 南通 | 永新 | 襄阳 | 山南 | 黔南 | 长垣 | 长兴 | 怀化 | 大兴安岭 | 海宁 | 澳门澳门 | 汝州 | 鹰潭 | 吉林 | 乐平 | 灵宝 | 莒县 | 莆田 | 崇左 | 驻马店 | 垦利 | 淮北 | 滨州 | 平潭 | 图木舒克 | 益阳 | 大庆 | 漳州 | 湖北武汉 | 咸宁 | 图木舒克 | 泗洪 | 儋州 | 惠东 | 锡林郭勒 | 百色 | 吉安 | 济南 | 厦门 | 鹤壁 | 巢湖 | 茂名 | 庆阳 | 新余 | 岳阳 | 宜宾 | 海东 | 克孜勒苏 | 昭通 | 南京 | 乌兰察布 | 常州 | 雄安新区 | 灵宝 | 通化 | 四川成都 | 运城 | 常德 | 嘉兴 | 保定 | 昌吉 | 厦门 | 庄河 | 泸州 | 金昌 | 衡阳 | 唐山 | 咸阳 | 威海 | 巴彦淖尔市 | 象山 | 自贡 | 广汉 | 燕郊 | 诸暨 | 仁寿 | 宝鸡 | 靖江 | 新余 | 霍邱 | 双鸭山 | 嘉峪关 | 台州 | 庄河 | 晋中 | 南京 | 海西 | 新疆乌鲁木齐 | 潜江 | 大连 | 宝鸡 | 淄博 | 阿勒泰 | 朝阳 | 三河 | 鄂尔多斯 | 延边 | 绥化 | 池州 | 襄阳 | 长兴 | 汉川 | 赤峰 | 库尔勒 | 忻州 | 眉山 | 亳州 | 抚顺 | 台中 | 菏泽 | 唐山 | 达州 | 巴彦淖尔市 | 洛阳 | 芜湖 | 馆陶 | 靖江 | 庄河 | 巢湖 | 平凉 | 台湾台湾 | 三门峡 | 揭阳 | 寿光 | 吴忠 | 蚌埠 | 顺德 | 娄底 | 三沙 | 南京 | 图木舒克 | 琼中 | 涿州 | 咸阳 | 临汾 | 琼中 | 咸阳 | 临汾 | 兴安盟 | 武安 | 玉树 | 攀枝花 | 张北 | 衡水 | 淄博 | 曹县 | 昌都 | 大连 | 百色 | 滨州 | 鄂尔多斯 | 湘西 | 广汉 | 仁怀 | 新泰 | 黄冈 | 桐城 | 吉林长春 | 滁州 | 南充 | 河池 | 六安 | 哈密 | 松原 | 青州 | 金坛 | 东营 | 平顶山 | 渭南 | 攀枝花 | 泰州 | 邳州 | 哈密 | 随州 | 澄迈 | 琼海 | 鞍山 | 鄂州 | 益阳 | 基隆 | 喀什 | 泰兴 | 杞县 | 济南 | 神农架 | 湘潭 | 佳木斯 | 黔西南 | 焦作 | 海西 | 金华 | 泰州 | 泸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