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武俠修真 > 遮天 > 第一千四百八十章 天路絕世敵

    第一千四百八十章 天路絕世敵

        “兄臺是何人?”龐博詢問,這個人太神秘了,竟說出了這樣一番怪異的話。

        “紅塵苦海中的一個爭渡者。”來人虛朦飄無,被霧靄所籠罩,看起來真的甚是非凡。

        “道友果然是高人,一言一行皆有意境。”龐博說道。

        混沌霧氣中的男子微微一笑,道:“道兄是在取笑我嗎?”

        “不敢。”龐博一臉正色,向其請教,為何單盯住一個“五十”序位,究竟有何奧妙。

        “大衍之數五十,不過是要爭那遁去的一。其實,并無甚意境,只是同類者的競爭,認準此數,便想與之契合。”男子說道。

        眾人一致覺得,此人定然極其強大,因為感受到了他的深不可測,像是汪洋一般浩遠而宏達無邊。

        “敢問道兄是否為神話時代傳說中的混沌體?”姬皓月突然開口,盯著此人。

        “讓諸位失望了,我只是一介凡體,沒有什么特別的血脈天賦,剛才只是因從一片混沌小界中穿行而來,帶出這片霧靄。”來人搖頭,通體混沌霧靄散去,露出真容。

        這是一個青年,看起來很平凡,談不上高大,更說不上英偉,相貌普通,為蕓蕓眾生的中一員,沒有一點出奇之處。

        非要說不凡,也只有一雙眼睛了,很清澈,如同兩洼仙泉,清冽而透徹。

        姬紫月暗中對眾人點頭,這個人真的是一個凡體,并無特別的血脈本源,但卻強大到了不可思議之境。

        “請問兄臺尊姓大名?”龐博問道。

        這個容貌普通的青年笑了笑,答道:“張百忍。”他是一介凡體,感悟天地自然,實力強到驚世駭俗。

        而他的的名字讓龐博一陣怪異,嘴角抽搐,不可置信的先搖頭。而后又點頭。

        葉凡也是一怔,認真看了又看。這個時候,他背負的暗紅色殺劍錚錚作響,自動出鞘。露出一縷縷仙芒。

        張百忍驚訝,道:“難道是靈寶天尊可戮仙的四柄殺劍之一?”他不自禁倒退后了幾步,像是要拉開一段安全距離,不想與葉凡靠的過近。

        “兄臺真是這個名字?”龐博認真問道。

        “名字起自于父母,且,我名聲不顯,有必要冒充嗎?不過是一個平凡的符號而已。”張百忍道。

        葉凡、龐博、龍馬面面相覷。這個人,這個名,于他們來說,平凡中蘊驚雷!

        “兄臺覺得五十這個數很好嗎?”姬紫月淺笑問道。

        張百忍搖了搖頭,道:“是我落了下乘,存了執念。道法自然,不需刻意,率性而為。發于本心,才能與道接近,逐步契合。進而超越道。”

        這些話一出,頓時讓眾人都一驚,連最沉默的古金鵬都忍不住振翅,神羽散發出一縷縷霞光。

        張百忍邁步,來到晶碑前,很隨意的刻上了自己的名字,位列第五十四位,真的是順其自然了。

        這讓十二圣者都很驚訝,這個人給人很從容與神秘的感覺,剛才還在嘆息。轉瞬就放下了一切。

        “道友似乎知曉帝皇這個人,他是誰,為何起了這樣一個名字?”龍馬問道,指著第五十序位那個人。

        張百忍搖頭,道:“我從未見過此人,對他根本不了解。只是見到這個名字想到了一些零星的傳說罷了。”

        “哦,還有傳說,愿向兄臺請教。”龐博客氣的詢問。

        “唔,在太古年間,這個名字曾驚仙一現,做出了很大的動靜,一個人殺死了當時的所有大圣。”張百忍道。

        “什么?”眾人驚呼。

        整片天空下,生命古星雖然極其罕見,但是有生靈的小千世界不會少,號稱諸天萬域,整片宇宙的大圣若都出現,數量也許會非常驚人。

        “我表達有誤,我是說,他曾站這里,背對雄關,面對諸雄,將趕來的所有試煉者都格殺了。”張百忍說道。

        即便是這樣,也足以震驚世間,太過恐怖與驚人了,這得是一個多么強大的人物?!

        眾人發怔。

        “他殺了多少人?!”姬皓月嚴肅的問道。

        “五十四個。”張百忍平靜的答道。

        眾人一呆,據古籍記載,曾經有一次試煉人數最少,共五十五人來到最后的雄關前,刻下真身印記。

        這么說來,帝皇曾在那一世出現,殺死了其他五十四人。

        “最終結果如何,他未成帝嗎?”十二圣者中的黑熊圣者沉聲問道。

        “他對著這座雄關輕嘆了一聲,未曾進去,便轉身走了。”張百忍說道。

        “這……”眾人露出異色,此人行事還真是讓人捉摸不定,直接在關外殺死了所有競爭者,而后便離去了,讓人深感意外。

        這究竟是不是同一人,一個在太古,一個在今世,年月差距太大了,當然也不是沒有可能,最起碼可以用神源自封,從而活下來。

        “這位就是葉道兄嗎,我游歷他域,在不少地方都聽到了你的名字,今日一見,果然了得,更勝聞名。”張百忍的眸子清澈的過分,近乎透明了,宛若水晶刻成,盯著葉凡的血、骨、臟腑等。

        葉凡還禮,且渾身出現一片光澤,瞬間隔絕了一切,讓其無法看穿,同時源天眼仙光一縷縷,看向張百忍。

        “各位告辭,他日天路上見,愿與諸君帝形相爭,來日戰個痛快。”張百忍抱拳,撕開天宇,破空而去。

        晶碑高聳入云,剔透生輝,五十四個人留名,各個非同小可,強大無匹。

        太初、尹天德、金蟬子、白衣神王姜太虛、人魔東方太一、帝皇、張百忍,五十四個名字,只有這些他們或見過,或聽聞過,其他人一概不知。

        但這也足夠了,所知的人沒有一個是池中物,個個都是蓋世杰,可想而知,未來的路會有多么艱辛。

        葉凡他們望著雄關。心中思緒萬千。

        古來,每一萬年天路就會開啟一次,可并非每次都能出現一位大帝,也許十數萬年都不可見。今世會有嗎?

        “即便殺進去,最終登巔也不見得能成帝。”黃金獅子一聲輕嘆。

        姬皓月道:“這一世將與眾不同,會比以往所有繁華盛世都恐怖,古來僅見,連帝皇這類人都擠到了這一世。”

        “不知北斗而今如何了?”姬紫月輕語,她有些想家了,思念父母。懷念那個世界的一草一木,很想回去。

        葉凡聞言抬起頭,道:“我們已經打到了這個條路的終點,可以回去了,看一看而今的北斗星域如何了。”

        眾人都是一震,一走就是一百多載,青春與光陰大部分時間都耗在了古路上,無不想回去看一看。

        “事實上。北斗或許比這里還要殘酷,成仙路將要開啟,也不知道吸引了多少蓋世英杰。甚至會有準帝出現!”

        “沒錯,連七大生命禁區中的存在都可能會打出來。”

        “我想,帝路上這些在此留名的人,也許都已經趕往那里,畢竟是萬古僅見的成仙路將啟動了。”

        龐博、龍馬等露出凝重之色,認真討論。

        “我們真的該回去了。”葉凡上前,在晶碑上刻字,光華四射,不是什么稱號,只有簡單的兩個字——葉凡。

        “這條路我定了。將來大會宇宙諸雄!”這是他在雄關前的有話語,鏗鏘震耳。

        只有他留下了名,雖非大圣,但他立身在了禁忌領域,不比初階大圣弱,達到了要求。

        至于其他人。則還差了一線,畢竟有大圣壁壘,且自身還未臻至圣王大圓滿境,根本不可能達到要求。

        “照顧好我妹妹。”姬皓月認真的看著葉凡說道,他不想走,要留下來,等境界再進一步,要在晶碑上留名。

        “哥哥!”姬紫月扁嘴,盡管一直叫嚷著,要鎮壓自己萬惡的哥哥,但真正分離時,難分難舍。

        “我們離開太久了,你該回去看一看了。”姬皓月出言道,神色堅毅,送她上路。

        龍馬大咧咧的說道:“我說,葉凡他大舅哥,這么執著作甚,想回北斗吧,萬一趕上成仙路開啟,說不定直接成仙了,還爭著帝位作甚?若是不能成仙,再來這里對抗全宇宙的天縱奇才,與太初、帝皇、張百忍等殺個痛快。”

        “葉子,我也要留下來。”突然,龐博也說不走了,亦要繼續去歷練,過段時間來晶碑上留名。

        “好吧!”葉凡點頭。

        龍馬垂頭喪氣,道:“你們如此奮發,豈不是將本座襯托的不思進取了,我這個注定要成仙的至尊很受傷。”

        “我們在前路等你們兩人。”葉凡說道。

        “還是算了,不修出無敵功,不開創出不世法,回北斗可能會更危險。”龐博搖了搖頭,執意獨行而去。

        姬皓月亦如此,這些天來一直在思索如何跳出祖先的法,超脫出來,感悟自己的道。

        就這樣,葉凡他們上路了,走的很慢,不是立刻返回,在接下來的二十年中,他們進入了其他強族的古路,縱橫不同星域中。

        這二十年,充滿了戰斗,刀光劍影,血染星空,見到了諸多大敵,來自不同種族,葉凡名震天下,讓各域震驚!

        龍起卷,馬長嘶,二十年縱橫,誰與相抗?

        這對星空的修士來說,注定是一段難以磨滅的歲月,葉凡氣吞星河,大戰十方敵,奔走于各條古路上,與不同種族的強者碰撞。

        不曾動用仙劍,只靠他自己,打出無敵之名,讓數十條古路都沉默了。

        葉凡二字響徹各域,成為了無敵的代稱,期間曾有五六人殺上門來,皆為晶碑上所見到過的名字,不知何族。

        而今,真身相見,葉凡橫殺而過,血雨紛飛,書寫了無敵輝煌。

        二十年,姬紫月、龍馬、小不點、古金鵬等也闖下了赫赫威名,一行人所向披靡。

        “走了,該回北斗了,去看一看,而今那里怎樣了,昔日的故人如何了……”終于,葉凡踏上了歸路,將回歸最為神秘的葬帝星!

        “成仙路,我來了!”龍馬嘶吼。

        我高估了自己,依然涕淚長流中,很多年后,重新體驗到了哭的感覺,不由自主啊,鼻子發酸,腦瓜仁有些疼,繼續休養一日,只能更一章了。揮淚跟大家說晚安。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衡阳 | 渭南 | 燕郊 | 秦皇岛 | 澄迈 | 阿勒泰 | 锡林郭勒 | 德宏 | 固原 | 新乡 | 东营 | 三门峡 | 平顶山 | 南安 | 东莞 | 神木 | 灵宝 | 齐齐哈尔 | 宝鸡 | 克孜勒苏 | 澳门澳门 | 海安 | 博罗 | 澄迈 | 桓台 | 昌吉 | 襄阳 | 宁德 | 香港香港 | 宝应县 | 六安 | 厦门 | 武威 | 海北 | 宝应县 | 商丘 | 铜仁 | 吉安 | 桓台 | 中山 | 龙岩 | 郴州 | 扬中 | 燕郊 | 永康 | 辽宁沈阳 | 内江 | 克孜勒苏 | 日照 | 简阳 | 宜昌 | 辽源 | 云浮 | 莒县 | 阿拉尔 | 禹州 | 灵宝 | 南平 | 江西南昌 | 赣州 | 台北 | 溧阳 | 双鸭山 | 东海 | 鹤岗 | 深圳 | 邵阳 | 郴州 | 武威 | 云浮 | 南安 | 昌都 | 安徽合肥 | 岳阳 | 石狮 | 汝州 | 锡林郭勒 | 沛县 | 广西南宁 | 楚雄 | 甘南 | 漯河 | 湖北武汉 | 曹县 | 南通 | 吉林 | 巴音郭楞 | 晋江 | 神农架 | 锡林郭勒 | 甘南 | 蓬莱 | 绵阳 | 兴安盟 | 克孜勒苏 | 鸡西 | 临汾 | 南京 | 兴化 | 昌都 | 阿拉尔 | 临猗 | 天水 | 鄂尔多斯 | 晋中 | 招远 | 义乌 | 广元 | 大丰 | 任丘 | 大连 | 黔南 | 连云港 | 中卫 | 禹州 | 台州 | 鸡西 | 瓦房店 | 崇左 | 孝感 | 普洱 | 廊坊 | 乳山 | 雄安新区 | 武夷山 | 基隆 | 巴中 | 定安 | 邢台 | 佳木斯 | 沛县 | 梧州 | 昆山 | 大连 | 忻州 | 嘉峪关 | 聊城 | 潜江 | 宣城 | 漳州 | 昌吉 | 石狮 | 泗阳 | 吉安 | 宁国 | 绍兴 | 株洲 | 仁寿 | 泗阳 | 垦利 | 和县 | 保定 | 吉林长春 | 迪庆 | 大兴安岭 | 三门峡 | 桐乡 | 黔东南 | 朔州 | 河源 | 宜春 | 涿州 | 醴陵 | 临沂 | 开封 | 洛阳 | 靖江 | 柳州 | 泗阳 | 阿拉善盟 | 伊春 | 本溪 | 寿光 | 徐州 | 承德 | 昌吉 | 中山 | 蚌埠 | 宁国 | 巴彦淖尔市 | 仁寿 | 三明 | 周口 | 阿勒泰 | 扬中 | 宁国 | 鹤壁 | 肇庆 | 乳山 | 燕郊 | 甘南 | 霍邱 | 定州 | 明港 | 平潭 | 保山 | 庆阳 | 宿州 | 林芝 | 余姚 | 东台 | 阳江 | 广饶 | 遵义 | 淮安 | 海拉尔 | 邯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