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武俠修真 > 遮天 >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鎮壓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鎮壓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鎮壓

        這一戰霸王真的很憋屈,非不敵,而是在這片星域中他被壓制的死死的,無還手之力。 doudou.co

        “圣體你可敢真正一戰?!”

        對此,葉凡直接出手,演化六道輪回拳,與金色法陣合一,熔煉為一體,一座金色的拳陣揮動天地意志,砸擊而下。

        “砰”

        蒼天霸血一脈的年輕至尊很慘,被這座金色的神陣撞了個四分五裂,紫色大鐘都斜飛了出去,嗡嗡顫抖個不停。

        這是一種絕對的壓制!

        源天禁忌法陣流淌有葉凡的金色血液,成為有生命的道則神鏈,每一擊都挾大宇宙神威。

        強如霸王,達到了圣王境都不敵,若非有者字秘在身,他多半危矣。

        他一遍又一遍的修復傷體,燃燒紫色神血,可卻傷了本源,氣勢明顯在減弱,長此下去必然會被耗干精元。

        “嗷吼……”遠處,紫麒麟咆哮,見到霸王如此凄慘,狀若一可紫色的大星霸般撞了過來。

        奈何,金色法陣封天,這個區域成為禁地,它徒勞無功,最終撞的自己鮮血淋淋,橫飛而去。

        金色的禁忌法陣中,霸王無比的凄慘,披頭散發,渾身都是血跡,骨骼碎裂多次,肉身重組了又崩裂。

        虛空中,紫血點點,更有一塊塊白骨,都是霸王脫落的,無法與真身融合。

        他燃燒精血,重鑄新軀,在這一刻者字秘發揮出了極盡奧義,真可謂不滅神靈的古術。

        從前有一位天尊,號稱不死不滅,創出了這種秘術,奪天地造化奧妙,只要有一滴血在世,就可以迅速重鑄神軀。

        “你殺不死我,別讓我闖出去,不然殺你到神滅!”霸王咬牙說道,滿嘴雪白的牙齒閃爍森然的光澤。

        “鏘!”

        葉凡眉心閃爍,元皇道劍化形而出,與大陣合一,化成一柄金色的仙劍,立斬而下。

        這是一種神威,道劍剎那放大萬丈長,通體為金色,與法陣熔煉為一體,直接劈碎了霸王的防御神光,將其頭顱剁裂。(圣堂7*24小時不間斷更新純txt手打小說doudou.co)

        血水飛濺,他爆碎在那里,牙齒四飛,下巴碎爛,恐怖無比。

        很明顯,霸王的實力已然大降,不然不可能被一劍直接斬首,連抗衡的力量都失去了。

        “我不死不滅,世間無雙,你即便能困住我,也殺不死!”

        蒼天霸血一脈的年輕至尊如困獸般,低聲的嘶吼,眼睛紫的深邃而懾人,他自己也知道情況很糟糕,卻改變不了。

        “古之大帝都先后坐化了,就憑你掌握一個者字秘也想不朽,癡人說夢。我不信滅不了你,一次不行,就來十次,十次不行就來百次!”葉凡發狠,眸光冰寒。

        他張開了右手,太陽仙經中的九個古字同時閃爍,與金色法陣凝結為一體,化成一座金色的牢獄,鎮壓而下。

        這無疑是一場災難,任霸王沖擊,百般抗衡,但終極避免不了被九個金色的古字牢籠鎮封的命運。

        一道道金色的鐵柱矗立,更有一根根金色的神鏈交織,牢籠真實顯化而出,有不算小的空隙,但疏而不漏。

        這并非真正的神金鑄成,而是秩序規則的體現,神鏈將其封印,鎖在里面炙烤、煉化,磨滅其本源。

        “啊……”霸王慘叫,在古天庭最為神秘的可怕法陣與源術的祭煉下,通體紫氣蒸騰,一道道神輝散去。

        那是他的神力,是他的精血,在不斷的潰散,化成一縷縷精氣消失,那是人體最寶貴的神性菁華。

        霸王吼嘯,拼命抗擊,但是卻很難改變什么,被困在這片法陣中即便有天大的神通也施展不出來。

        終于,九個古字暗淡下去了,可是霸王卻也被鎮殺的成為了一具干尸,精氣流失嚴重。

        “你這算什么本事,拋去陣法,你敢與我一拼嗎?!”他憤怒的吼著。

        “如你所愿,馬上滿足你!”葉凡答道,再次動手,演化太極仙圖,化成一個輪盤碾壓霸王。

        “喀嚓!”

        霸王體內的輪海、仙臺等秘境傳出碎裂的聲響,本源被毀壞的嚴重,一身道行都受損了。 doudou.co

        “我與你拼了!”霸王目眥欲裂,對自身狀況太了解了,對手真的是想活活將他打下圣王境,磨滅其本源,進而同階一戰。

        葉凡不斷出手,雙手一劃,一個金色的十字大裂斬飛出,法陣壓上,將其肉身分解,繼續磨滅其仙臺、輪海本源。

        “啊……”

        在痛苦的大叫聲中,霸王身體爆碎,連仙臺都撕裂了,熊熊燃燒,過了很長時間才艱難重組霸體。

        星空中,眾人一陣沉默,這一戰霸王太過悲慘,近乎被虐殺,在詭異的古天庭法陣下沒有一絲還手之力。

        人們不禁自問,若是換上自己,能在這片星空大陣中堅持多長時間,答案可能會更可悲。

        所有人看向葉凡時眼神都變了,雖然礙于修道年齡,他的境界未到圣王,但卻能有這般逆天手段,復活古陣,殺的霸王丟盔棄甲,肉身碎裂,實在驚人。

        以下克上,以弱擊強!

        此時得到了淋漓盡致的體現,霸王敗的很徹底,從星空深處殺來,高境界都不能占據優勢。

        事實上,還不如最初同階一戰,那樣的話真的是需要一場血戰,而現在卻是一邊倒。

        “差不多了,再來一遍!”葉凡冷漠的說道。

        紫血飛濺,剛才霸王所經歷的悲慘遭遇又一次發生了,金色法印、元皇道劍、太陽仙經中的九個古字等相繼出現,再次斬落。

        霸王被金色法陣打殘,粉身碎骨多次,仙臺挨了也不知多少劍,本源被割裂,遭受了最為可怕的道傷。

        他的境界被生生削落,神性精華流失嚴重,差點形神俱滅。

        者字秘確實蓋代無雙,但也不是萬能的,每一次都要燃燒神性精氣,而今早已是不足,身體狀態糟糕到極致。

        在葉凡最后的一擊下,霸體化成一片紫色血雨,夾帶著大塊的骨骼飛起,沖出了神陣。

        隆隆!

        星域總金色神輝閃爍,古天庭遺落下來的法陣暗淡,全部歸于死寂,露出朗朗星空。

        眾人一呆,他真的撤去了法陣,要與霸王同階一戰嗎?不再依靠禁忌源術殺人了。

        “他瘋了嗎,真的敢這樣做?!”

        “霸王被他削去了一截道行,本源被割裂,墜落在圣人境,這一切……太恐怖了。”

        人們驚嘆,當得悉葉凡以逆天手段將霸王斬成這個樣子后全都驚呆了。

        尤其是前路的一些接引使更是眸泛冷光,最初認可霸王,輕視圣體,而今觀念迅速轉變。

        誰也沒有想到,霸王強勢來襲,從星路深處趕來,到頭來卻吃了這樣一個暴虧!

        “圣體你讓我怒了,從陣中脫困,便再也不會踏入,而你則失去了最終的機會!”在紫色血氣中,一塊塊瑩白的骨頭聚在一起,紫血倒流,血肉重生,霸王重組了身體,陰森森的開口。

        “是嗎,我滿足了你的愿望,過來一戰吧。”葉凡平靜的說道。

        “啊……”霸王重組完真身,仰天長嘯,整片星域都震動,諸多星辰簌簌顫抖,他擁有一種蓋代氣勢。

        他張開手指,遠處一桿赤紅如血的長矛飛來,在其手中鳴顫,正是最初丟掉的那桿古矛!

        此時血色紋絡流動,若隱若無間,這桿戰矛中傳出陣陣鳳鳴,清冽震耳,讓人靈魂悸動。

        凰血赤金!

        所有人都一呆,這桿古矛內有部分凰血赤金,與其他神料混合鑄在一起,成為了一桿驚世兵器,可卻被人們忽略了,此時覺醒,強大到極致。

        與此同時,那口紫色的大鐘悠悠而震,也飛了回來,懸在霸王頭上,更為神秘,垂落下陣陣紫金仙氣,絕對是神料鑄成。

        “圣體我看你如何與我為敵!”霸王嘶吼,剛才忍受了那么多的屈辱,而今要盡情發泄出來。

        葉凡冷淡一笑,道:“剛才還不夠嗎,而今同階一戰,你更不行!”

        “你納命來!”蒼天霸血一脈的年輕至尊怒吼,頭頂紫色大鐘進行防御,手持凰血戰矛殺來,狂霸無匹。

        嗡!

        在葉凡的眉心沖出一口鼎,懸在其頭上,垂落下成千上萬縷絲絳,母氣迷蒙,將他護在里面,萬法不侵。

        與此同時,鏘的一聲輕響,那桿黑色的長槍被他召喚了回來,出現在其手中,發出一陣龍吟,鋒銳無比。

        “殺!”

        兩人一聲低吼,化成兩道璀璨的光束沖向一起,展開了一戰驚天動地的大決戰!

        萬物母氣鼎鳴顫,將紫色的大鐘撞的哀鳴、倒退,在主兵對決上,葉凡占據絕對優勢。

        因為此鼎太過非凡與奇特,有幾件兵器可與它相媲美?這是狠人大帝挑選出來的仙料,凝聚了她的心血。

        黑色長槍對凰血戰矛,鏗鏘作響,發出龍吟鳳鳴之聲,若隱若無間,一條黑龍與一只血凰糾纏在一起,激烈爭霸。

        霸體真的太強大了,即便剛才飽受折磨,此時依然生龍活虎,與葉凡血拼,如神虎出閘,絕世霸氣。

        四野,諸多古圣全都膽寒,他們自問,若是與霸王對上,肯定會迅速殞落。

        葉凡怡然不懼,剛才都勝了,更何況是現在,鎮定而從容。

        “轟!”

        突然,第三雙可怕的拳頭加入戰場,將霸王打的橫飛了起來,大口吐血,霸鐘都跟著哀鳴不已。

        “你……”霸王驚怒交加,因為他發現場中多了一個葉凡,長袖飄飄,但是一對金色的拳頭卻是如此的可怕。

        他說不出話來,有心喝斥對方不講規矩,可這是對方的一種秘術,是一副真實的道身。

        “我沒有功夫與你浪費時間,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以秘法買命,交出太陰仙經中的九個古字,以及者字秘,不然我立刻殺你!”葉凡冷漠開口。

        眾人石化,全都驚呆了,霸王囂張,可是葉凡更甚,而今要霸王以秘術買命,實在是太過讓人震驚。

        “你去死!”霸王大吼。

        “既然如此,我自己來去仙經古字與者字秘,這一戰結束吧!”葉凡冷酷的說道。

        “轟隆!”

        兩個葉凡,兩道神魔般的影子,兩雙金色的拳頭,兩道龍形曲線,迅疾移動,將霸王打的橫飛了起來,口噴紫血。

        @w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新乡 | 牡丹江 | 安庆 | 桐乡 | 抚顺 | 临汾 | 赵县 | 遵义 | 平凉 | 万宁 | 张家口 | 鞍山 | 百色 | 余姚 | 霍邱 | 梧州 | 商丘 | 宁国 | 通辽 | 庆阳 | 长兴 | 黑龙江哈尔滨 | 文昌 | 义乌 | 金华 | 荣成 | 仁怀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崇左 | 泰安 | 温州 | 朔州 | 德清 | 平潭 | 新沂 | 乌兰察布 | 烟台 | 迁安市 | 嘉兴 | 包头 | 佳木斯 | 库尔勒 | 白山 | 自贡 | 鹤壁 | 昌吉 | 庆阳 | 宜昌 | 赵县 | 如东 | 雅安 | 定安 | 定西 | 大庆 | 诸暨 | 张家口 | 克孜勒苏 | 德州 | 大兴安岭 | 灌南 | 四平 | 茂名 | 大连 | 泗洪 | 香港香港 | 商丘 | 牡丹江 | 盘锦 | 河源 | 十堰 | 启东 | 榆林 | 四平 | 灌南 | 济源 | 沛县 | 六安 | 通辽 | 崇左 | 和县 | 湛江 | 三亚 | 信阳 | 济南 | 贺州 | 海丰 | 南充 | 吉安 | 北海 | 海西 | 岳阳 | 湛江 | 深圳 | 四川成都 | 广西南宁 | 如皋 | 杞县 | 鄂州 | 巴彦淖尔市 | 台北 | 溧阳 | 中山 | 青海西宁 | 新疆乌鲁木齐 | 咸宁 | 镇江 | 惠州 | 沧州 | 三明 | 吕梁 | 保山 | 博尔塔拉 | 五指山 | 平凉 | 双鸭山 | 绍兴 | 鄂尔多斯 | 兴安盟 | 辽源 | 鸡西 | 海拉尔 | 舟山 | 玉林 | 河池 | 改则 | 琼海 | 温州 | 衡阳 | 南京 | 南通 | 龙口 | 平凉 | 贵州贵阳 | 惠州 | 河池 | 晋中 | 保定 | 晋城 | 永新 | 恩施 | 攀枝花 | 新泰 | 任丘 | 亳州 | 南充 | 台山 | 朝阳 | 台北 | 庄河 | 巴彦淖尔市 | 安顺 | 咸阳 | 五家渠 | 兴安盟 | 邳州 | 正定 | 定州 | 黑河 | 新沂 | 海门 | 绵阳 | 南安 | 黄山 | 遂宁 | 营口 | 宿迁 | 石狮 | 常州 | 嘉善 | 芜湖 | 汝州 | 桂林 | 石嘴山 | 伊犁 | 鄂州 | 海西 | 安岳 | 铜仁 | 赤峰 | 兴安盟 | 南京 | 清远 | 黄南 | 博尔塔拉 | 阿坝 | 芜湖 | 宝应县 | 临夏 | 百色 | 莱州 | 甘孜 | 宜昌 | 安顺 | 博尔塔拉 | 铁岭 | 大同 | 乐平 | 徐州 | 芜湖 | 铁岭 | 巢湖 | 克拉玛依 | 泰兴 | 江门 | 大同 | 中卫 | 泸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