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武俠修真 > 遮天 >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進化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進化

        一巴掌落下,大成王者頭顱化膿血,成為一灘爛泥,死于非命!

        破爛的機甲閃動暗淡的金屬光澤,不再鮮亮,失去了道痕與靈氣,成為廢器。

        “不要!”宣墨大叫,神sè惶恐,亡命飛逃,然而卻怎能與葉凡比速度,半息間被追上。

        “啪!”

        葉凡的手段很暴烈,一巴掌抽了下來,頓時將其半張臉打的粉碎,下巴都飛了出去。

        “饒命,我是永恒主星宣家的人,你不能殺我!”他驚恐的大叫著,另半張臉沒有一點血sè,嚇到雙股戰戰,腿肚子轉筋。

        在這片星域,仙羽、始魔、神土為三顆較小的生命行星,而永恒才是疆域無邊的主星,它的壯闊在茫茫宇宙中極其罕見。

        “你一次又一次的找我麻煩,今天更是來夜襲我,想奪我xìng命,搶我進化寶液,還有什么可說的!”葉凡抬腳就踏了下來。

        “砰”

        這個時候,他可不像是上次那么留情,毫不隱藏,動用了可屠半圣的戰力,一腳跺下,乾坤皆崩。

        天空中血雨飛灑,宣墨慘叫,身體被一腳踏了個四分五裂,只有一顆染血的頭顱飛了出去。

        “我臣服,讓我做什么都可以,請饒我一命!”頭顱內的元神沖出,想要飛遁,奈何實力差遠了,不可能成功。

        “你叔祖說過,英才早逝!”

        “我不是英才,我愚笨,請放過我吧。”宣墨平rì間飛揚跋扈,對梵仙的手下光頭都敢打罵,不放在眼中,此時卻是怕極了。

        “不是英才,那就是跟你的叔祖一樣了,一個下場吧!”葉凡不再多說,一腳踏下,將其元神與頭顱碾碎,成為飛灰。

        片刻后,此地干干凈凈,一切痕跡都消失了,而銀瞳老者所布下的封印也慢慢消融。

        遠處,一座矮山上,曹清向這里眺望。在他的身旁還有一個老仆人,見到封印之力消失,神sè一震。

        “那個老家伙死了,進去后未能活著出來!此人到底什么來頭,竟殺了一個大成王者。”老仆人露出一抹驚容。

        曹清點頭,道:“的確不凡,想除掉這個家伙最好動用半圣,且需要駕馭超級圣人機甲,我怕一般的圣器降不住他。”

        另一個方向,梵天赤發如火,一臉的邪氣,屹立在云端,在夜空中盯著葉凡的竹園。

        “好強的小子,將宣墨的叔祖都給干掉了,真是一個強大的對手,到底動用了什么手段?”他輕聲自語。

        梵仙美眸閃動異彩,道:“我早就說了,他潛能巨大,而今還是一塊渾金璞玉,有待開發,當然也可能會是一把傷人傷己的利刃,要牢牢抓在我的手中才行!”

        “嘿,堂妹的眼光果然不錯,我看可以讓他入贅,比那曹清也許都會強上一些!”梵天邪氣凜然。

        “梵天你少亂嚼舌頭!”梵仙掃了他一眼,扭動柔軟的腰肢,如水蛇般,裊娜而去,一雙雪白的長腿很閃動晶瑩光澤,分外惑人。

        “堂妹我說的是真的,與其讓他獻出部分不滅金身jīng血,還不如你與他成親,生出一個擁有金身與戰體的雙重神明血的最強體質呢,這也許會更好!”

        “哼,你先顧好自己的事吧!”梵仙冷笑道,掃了他一眼,帶著一絲冷酷,自夜空中遠去。

        另一片天空還有幾人在注視,梵宙眸子深邃,一語不發,沉默了很久才從虛空消失。

        葉凡神sè淡定,他知道有人在關注,因為他的靈覺敏銳的可怕,能夠感應到,不過卻沒有去仔細尋找。

        “這個老不死的對我出手,對于這些人來說求之不得,都是心存試探吧。”

        他并不想在這個地方停留一輩子,只要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就會毫不留戀的遠去,根本不會有任何猶豫。

        “快了,我的目標只是最強進化液,而今已到手,可以多做考慮了。”

        后半夜,萬籟俱寂,星月明亮,銀白光輝垂落,這個地方終于徹底清凈,所有窺視的人都消失了。

        葉凡思忖了片刻,將一整葫蘆的進化液都倒了出來,淌進玉池內,晶瑩水澤芬芳撲鼻,化道為一縷縷仙氣。他赤身入內,盤坐在當中,開始淬煉自身,實現永恒國度的進化過程。

        這是一個奇異的過程,似能夠看到,一顆顆星辰化滅,唯有至神至jīng的一點不滅神xìng留下,緩慢的聚集。也不知有多少星系破敗、枯寂、衰亡,而后又經過億萬年的演變與積累,它們最本源的神xìng相合,熔煉為一體,化為巖體,鑄成神石,這就是天命神巖。

        葉凡沉浸在當中,感受歲月的變遷,體悟時間的荏苒,捕捉一片又一片星域的興起與衰滅,鐫刻星空下道的軌跡。

        最強血脈進化液乃是一種神跡般的存在,可以讓人強行悟道,了悟世界的演變過程,真正的參透宇宙本源。

        葉凡無我無物,認真體會,心中越發寧靜了,在其體外出現一片又一片星系,世界在誕生,在繁盛,在蕭條,在衰敗……這是通向大道的路,自世界最本質的東西著手,一點一點參悟,慢慢涉足前行,他心中不斷明悟,肌體發光。

        這就是最強體質進化液,并不是單純的淬煉肉身,也會從jīng神層次上洗禮,灌輸大道碎片,摹刻亙古不變的法。

        人體肉身每一寸血肉都是一個寶藏,若是全部打開,人的潛能神通將無窮無量,號稱萬妙之門!

        葉凡不斷體悟,看到了肉身寶藏在打開,身在最強進化液內,真切的感受到了這種原始本源力的神奇,讓自身悟道、升華,打開肉身枷鎖,越變越強。

        “有望晉階,再上一個小臺階,可是總有覺得還差點什么,不能突破……”他輕聲自語。

        在這一刻,移山填海的神通、捉月抓隕星的力量、天眼與天耳的靈覺、趨吉避兇的本能等各種寶藏有的進一步開啟,又的徹底敞開,諸多神門打開。

        這就是最強體質進化液,蘊含了逆天的神xìng礦物,烙印下了世界的本質法則碎片等,讓自身可以全面的超脫、升華。

        “這是太初命石的力量,起源混沌,成于太初,孕有長生不朽的力量!”葉凡在寶液中進一步感受那種奇異礦物的力量。

        在這一瞬間他像是穿越了宇宙洪荒,凝練了天地玄黃,貫通了古今未來,對于生機與死亡有了更為深刻的理解。

        在其體表出現一縷縷道紋,尤其是仙臺額骨上更是繁奧復雜,細密的紋絡一道道,像是在開天辟地。

        突然,他體內一震,九秘中的“者”字訣自行運轉,道痕億萬縷,于悟道中有了重大突破。

        這原本是殘訣,并不完整,可是此時他參悟長生力,了悟生死果,卻意外觸動,福至心靈,自行推演出了失傳的部分真義!

        “者”字秘進一步完善,這是一種神奇的力量,他竟然靠自己在修補九秘缺失的遺憾,若傳出去,必將震驚世人。

        者字訣被譽為神靈古經,有長生不死的奧秘,得自紫微古星域,另外半篇在尹天德的手上,葉凡一直念念不忘,想要集全,而今窺到了曙光。

        同時,他想到了一個很可怕的問題,太初古礦到底有多么的超凡,難道蘊含了不朽的力量?

        星月灑輝,葉凡的天靈蓋晶瑩,與宇宙星空像是建立了某種聯系,宛若要融為一體,化成道的一部分。

        “哧!”

        葉凡眉心閃爍,飛出一個金sè的小人,抱著一口古樸的小鼎,強行斬斷了天靈蓋沖起的光束,截斷了與宇宙星空的聯系。

        “人體自成一個世界,有無窮的神藏,可成為眾道之門,也許是成仙的根本。”

        仙是不朽的,可以長生永存,而星系卻有崩潰的一天,這片宇宙若是不存在了,它內蘊的一切豈能存生?

        葉凡觀各種大道碎片,但卻并不想依賴這些,不想將自身寄命于這個宇宙,若是將來真邁出那一步而證道,靠的也只是人體宇宙,而非將xìng命依附于這個大世界。

        “轟!”

        一聲巨響發出,他切斷了自身本源與星系的聯系,但是并沒有阻擋域外古星的顯化與神輝的灑落。

        無比的壯闊,星空中各種光垂落下來,那是在與天命神巖呼應,是數不盡的神xìng光輝,照耀出宇宙的本源。

        而后,混沌氣翻涌,開天辟地,與太初命石呼應,生死的力量在參滅,各種光流溢。

        ……他斬斷了與蒼茫天宇的依附關系,但是那逝去的、那存在的、那永恒的種種玄妙卻在其身畔顯現,化成道則,供其觀研。

        雖然到了后半夜,此地很寧靜,但是這種異象還是驚動了很多人,不少強者從夢境中醒來。

        因為,這個地方太壯闊了,星輝萬道,混沌成為瀑布,各種古老星系沉浮,環繞葉凡,將他拱衛在中心。

        這是天地的本源氣機,這是繁復的奧義,這是世界本質神則的展現,他在參悟,不依附、依賴,可以借鑒,自身道行在jīng進。

        “這個家伙,真是了不得,比我想象的還可怕,我真是有些輕視他了!”梵仙變sè,她已經夠重視了,不曾想還是低估了葉凡,竟在天堂鬧出這樣的動靜。

        “我親愛的堂妹,你心動了嗎?”梵天邪笑道,卻也有一絲冷酷。

        “哼,懶得理你!”梵仙絕代仙容上恢復了冷傲與自信。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桐城 | 河源 | 湘西 | 台北 | 承德 | 博尔塔拉 | 绵阳 | 五家渠 | 文山 | 包头 | 商洛 | 阿拉尔 | 新沂 | 庆阳 | 陕西西安 | 东海 | 湛江 | 五指山 | 吕梁 | 盐城 | 宿州 | 湖州 | 红河 | 阿坝 | 淮南 | 山南 | 清徐 | 菏泽 | 贵州贵阳 | 漳州 | 潮州 | 海宁 | 沭阳 | 昭通 | 绍兴 | 河源 | 铜仁 | 巴中 | 安徽合肥 | 明港 | 白银 | 伊犁 | 新泰 | 屯昌 | 湛江 | 四川成都 | 深圳 | 赵县 | 咸宁 | 杞县 | 霍邱 | 邵阳 | 安庆 | 滁州 | 万宁 | 日喀则 | 四平 | 吴忠 | 喀什 | 酒泉 | 绵阳 | 广饶 | 吐鲁番 | 红河 | 乐山 | 石河子 | 随州 | 双鸭山 | 六盘水 | 玉林 | 双鸭山 | 深圳 | 浙江杭州 | 招远 | 楚雄 | 大庆 | 大丰 | 河南郑州 | 连云港 | 延边 | 乌兰察布 | 呼伦贝尔 | 溧阳 | 运城 | 雅安 | 江苏苏州 | 黄南 | 临猗 | 那曲 | 宜都 | 周口 | 崇左 | 北海 | 安庆 | 韶关 | 巢湖 | 桓台 | 晋中 | 广安 | 南充 | 黄南 | 台中 | 梅州 | 正定 | 南阳 | 嘉善 | 姜堰 | 新泰 | 曹县 | 赵县 | 延边 | 温岭 | 揭阳 | 台山 | 东营 | 廊坊 | 六安 | 安顺 | 牡丹江 | 博罗 | 澄迈 | 大理 | 温岭 | 文昌 | 上饶 | 内江 | 黔东南 | 海拉尔 | 邢台 | 福建福州 | 桂林 | 保定 | 梅州 | 朔州 | 东海 | 遂宁 | 安吉 | 金华 | 白银 | 揭阳 | 金昌 | 汕尾 | 岳阳 | 开封 | 赵县 | 嘉善 | 海北 | 乳山 | 馆陶 | 恩施 | 临猗 | 大理 | 齐齐哈尔 | 信阳 | 孝感 | 宜昌 | 大庆 | 九江 | 安顺 | 五指山 | 驻马店 | 新余 | 邢台 | 仁寿 | 漳州 | 赵县 | 荣成 | 铜川 | 安岳 | 宜都 | 潍坊 | 河源 | 菏泽 | 中山 | 辽源 | 神农架 | 楚雄 | 自贡 | 灌云 | 昭通 | 哈密 | 宁德 | 如皋 | 宝应县 | 新余 | 九江 | 伊春 | 宜春 | 贵州贵阳 | 安徽合肥 | 德宏 | 吴忠 | 七台河 | 茂名 | 清徐 | 新疆乌鲁木齐 | 景德镇 | 临汾 | 湖北武汉 | 阿拉尔 | 大庆 | 乳山 | 乌兰察布 | 防城港 | 高雄 | 南通 | 宜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