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武俠修真 > 遮天 > 第三百二十章 交織出道與理的武器

    第三百二十章 交織出道與理的武器

        第二章到,繼續去寫第三章——————————————————所有這一切都發生在電火石花間,葉凡行險拼殺,將兩大強敵擊斃。

        他想以十大高手磨礪己身,但前提是生命不受到威脅,方才形勢很不妙,他不得不盡展手段。

        “嗡”

        金剛琢飛來,環體锃亮,道紋自然,像是挾諸天神威,赤地皆因此而震。

        葉凡心神一動,他想試試此琢到底多么堅硬,將頭上的萬物母氣鼎祭了出去,此乃圣物,雖然沒有交織出“道”與“理”,但堅固不朽,不可能被打滅。

        “當”

        兩者碰撞,紅褐sè的大地都在隆隆作響,砂石如洪水滔天,席卷向四面八方。

        在他們間,大地像是化成了汪洋,沙土一重又一重,如一道道浪濤在洶涌。

        虛空如畫卷,像是被人扯在手中,用力地抖動,這方世界劇烈搖顫。

        金剛琢果然可怕,具有莫大的威力,萬物母氣鼎都無法將之震碎,葉凡心驚,道:“難道真的是星空另一端的那件神物?”

        “刷”

        他化成一道虛影,消失在原地,倒退出去數百丈遠,萬物母氣鼎飛來,懸在他的頭上。

        “轟”

        金剛琢也沖至,果然有開山裂天的威勢,將他腳下的大地打的崩塌,亦將他掀飛出去。

        這一擊過后,搖光的這名強者終于停了下來,手持锃亮的寶物,冷冷的盯著葉凡,道:“我們低估了你,荒古圣體四重天竟有這樣的戰力,連殺我搖光高手……”

        “葉字十條命,你們十人齊出世,為我而來,想誅殺我就要做好被擊斃的準備。”葉凡回應。

        “一個葉字十條命,真是好大的威風,想一個人殺我們十人,你以為這是在荒古前嗎?!”楊毅神sè很難看,將金剛琢持在手中。

        “無論荒古前,還是當今,對我來說都一樣,已誅五人,剩下的五人還遠嗎?”葉凡很平靜。

        “什么,你共誅殺了五人,這樣說來,我們來到此地前,并非古力天一人遇害?”楊毅有些吃驚。

        “不錯,那時已擊斃三人,你將是第六人。”

        “真是出乎我的預料,荒古圣體雖然沒落了,但還是有不凡之處。”楊毅神sè越發的冰冷了。

        葉凡開口道:“我有一事不明,想向你請教。”

        “什么事?”楊毅冷漠的問道。

        “你的金剛琢從何處得來,有什么來歷嗎?”葉凡盯著他。

        “你問這些做什么?”楊毅站在那里,手中的金剛琢閃爍出夢幻般的光彩。

        葉凡道:“只是有些疑問而已,這種兵器在這個世界不多見,今rì頭一次遇上,連我的鼎都無法碾碎。”

        “哼”

        楊毅冷哼了一聲,嘲諷道:“不要以為有圣物就可克盡天下兵器,在沒有交織出自己的天地紋理前,即便是萬物母氣也不過如此。”

        血sè的夕陽徹底消失了,夜幕垂落,繁星點點,夜風吹過這片滿目瘡痍的大地,發出嗚嗚聲。

        “這么說來,你的金剛琢真的大有來歷?”葉凡開口詢問。

        “自然,此乃我師祖之秘寶,特賜予我出山來擒殺你!”楊毅聲音寒冷。

        “這個金剛琢會是祖師級人物的寶物?!”葉凡心中一動,搖光圣地果然不平靜,圣子消失,各方都希望自己的弟子更進一步,不惜賜重寶。

        “這是我搖光重器之一,乃是自極道武器龍紋鼎中錘煉出來的兵器,以大羅銀jīng鑄成。”

        葉凡心頭一跳,大羅銀jīng是什么?那絕對算是煉器的絕品材料,是各大圣主的最愛,堅固可朽。

        昔rì,在火域中見到的烏鴉道人,他煉器所用的羊脂白玉神鐵,與大羅銀jīng在同一等階,一樣珍貴。

        這枚金剛琢比手鐲大不了多少,耗費有限,但也絕對無比奢侈了,這等絕品材料天下間少有。

        “這么說來,你師祖是個大有來頭的人物了。”

        葉凡最為上心的是,此物是以在極道武器龍紋鼎中祭煉出來的,并非星空彼岸另一端的那枚金剛琢。

        細想也本該如此,怎么可能接連相遇這樣的事情呢,不可能總是聽到先秦煉氣士的消息。

        且,星空另一端,上古中的金剛琢,威力絕倫,可動諸天,可打碎天地。

        這樣的絕世兵器,不可能落在一個四極秘境的弟子手中。

        不過,葉凡還是動心了,這是極道武器龍紋鼎中錘煉出的武器,在搖光圣地也必為重寶。

        “我聽說,搖光的極道武器龍紋鼎很少出世,在鎮壓著所謂的底蘊,到底是什么東西?”

        楊毅重重的冷哼了一聲,道:“你知道的到不少!”

        如果說葉凡對哪宗極道武器最為好奇,毫無疑問是龍紋鼎,不僅僅是因為搖光的選擇與他一樣,鑄鼎為兵。

        還因為,搖光并未出現過大帝,但卻成功鑄出了極道武器,這絕對是一個異數。

        從古至今,天下間僅此一例,未出大帝,但卻祭出極道武器,再無人可復制這個奇跡。

        不過,也并不能說是搖光的運氣,一切還都是實力使然。

        荒古前,他們這一脈雖然未出現過大帝,但卻接連出現二十八位圣賢,在那段歲月中,每一代都有驚艷的人物出世。

        二十八位圣賢先仆后繼,一代老圣賢逝去,新一代圣賢接替,共耗去五萬載漫長的歲月,祭煉圣物————龍紋黑金。

        這是二十八位圣賢以及無數圣主與太上長老共同努力的結果。

        每一位老圣賢在坐化前,都會將一生的感悟摹刻成道紋,烙印進龍紋鼎中。

        五萬多年,這么漫長的歲月,未成極道圣兵前,龍紋黑金被置于搖光圣山上,從來沒有移動過。

        它經受風雨雷電,汲納rì月jīng華與諸天星力,摹刻天地道韻,這段歲月間,更有無數的弟子,在那里禱告與膜拜。

        它終究在一個電閃雷鳴的雨夜,交織出天地至理,化成了極道武器,成為東荒的一件無上至寶。

        這也從另一方面說明,極道圣兵有多么的恐怖,非大帝不能鑄成,搖光僅是唯一的一個異數。

        二十八位古之圣賢耗盡心血,無數的圣主與長老還有弟子耗盡青chūn,舉全圣地之力,五萬年才祭出————龍紋鼎。

        突然,葉凡感受到了極大的危險氣息,一股非常的不好的預感浮上心頭。

        他化成一道電光,倒退而去,飛快的躲避。

        “晚了,你千不該萬不該,給我這么充足的時間準備,你想聽搖光隱秘,沒問題,我還可以繼續對你說,前提是你有命活下來!”

        楊毅冷笑連連,他方才樂得拖延時間,以神力貫注金剛琢。

        “轟”

        他抬手將锃亮的環形琢打了出去,化成一道銀sè的閃電,仿若可以打碎天地。

        銀芒璀璨,隆隆作響,黑sè的天穹劇烈抖動,好像要將漫天星斗都搖落下來。

        而赤sè的大地,更是直接粉碎了,且不斷的蔓延與崩裂,亂石穿空。

        金剛琢追逐著葉凡前進,化成磨盤大,并不是多么的巨大,但卻無比的駭人,擁有無以倫比的力量。

        “當!”

        銀芒如雪,一片炫目,金剛琢墜下,打在萬物母氣鼎上,轟然大響,震耳yù聾,大地崩塌,如汪洋一般洶涌!

        許多巨大的巖石以及無盡的沙土,被打的崩飛到天空中上千米高,一派末rì來臨的景象。

        而在驚天一擊之下,葉凡直接被打出去三四里,頭上的萬物母氣鼎,嗡嗡轟鳴,而他也是氣血翻騰。

        “這宗武器太恐怖了,一定是交織出‘道’與‘理’的東西!”葉凡心中發寒。

        再想到此琢是大羅銀jīng鑄成的,是在極道武器中化生出的,他就更加的不安了。

        “轟”

        石破天驚,第二擊打來,方圓千丈內,怒浪滔天,所有土石都被打飛了,而后在天空中成為飛灰。

        地面上,出現一個方圓千丈大的無底深坑,黑洞洞,極其駭人。

        一擊之威,如此恐怖,葉凡倒吸冷氣,這實在讓人悚然。

        葉凡的鼎一下子被打飛向天際,與他分離,這是無以倫比的圣力打飛的,他根本控制不住。

        在這一刻,他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xìng,金剛琢的恐怖超出了他的預料,九秘之皆字秘觸發,他的速度提升了十倍,躲避過第三擊,沖向天際。

        終于,他趕在金剛琢追來前,重新將鼎掌控在手。

        “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他輪動打神鞭,打向天空中的雪白銀芒。

        “當!”

        驚天大響,震的他耳鼓yù裂,手臂都陣陣發麻,金剛琢的威力太大了,且材質特殊,打神鞭也不能擊碎。

        “真讓人懷疑,這到底是不是星空另一端的金剛琢……”葉凡又一次被震飛出去數里之遙。

        這樣的恐怖神威,打殺四極一重天的修士,都可以輕而易舉了,如果不是葉凡體質特殊,方才那一擊,絕對不是手臂發麻,而是將徹底粉碎。

        他急忙查看打神鞭,生怕損毀,還好依然古樸無華,沒有任何異常。

        “媽的,你師祖把我當成某一圣地的圣子了嗎,給你這樣恐怖的武器!”葉凡充滿了怨念。

        楊毅不理會,又一次催動金剛琢,發出炫目的銀芒打了下來。

        “轟”

        大地又一次崩碎了,亂石穿空,方圓千百丈,化成一片破敗之地,大坑深不見底!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鄢陵 | 大庆 | 邯郸 | 忻州 | 喀什 | 新疆乌鲁木齐 | 霍邱 | 海丰 | 蚌埠 | 张掖 | 庄河 | 陇南 | 赣州 | 潜江 | 三亚 | 伊犁 | 黔西南 | 鄂尔多斯 | 邯郸 | 南阳 | 大丰 | 海拉尔 | 如东 | 通化 | 新泰 | 定西 | 莱芜 | 香港香港 | 渭南 | 莱州 | 漳州 | 阜阳 | 铜仁 | 阳春 | 广州 | 九江 | 新沂 | 烟台 | 大同 | 青州 | 万宁 | 运城 | 开封 | 黄山 | 金坛 | 恩施 | 鹤壁 | 宁德 | 抚顺 | 定州 | 江苏苏州 | 汝州 | 宁国 | 莱州 | 盘锦 | 邹平 | 西藏拉萨 | 运城 | 巴音郭楞 | 平顶山 | 鹰潭 | 日照 | 池州 | 铜川 | 德阳 | 姜堰 | 广饶 | 昆山 | 辽宁沈阳 | 金昌 | 保定 | 洛阳 | 九江 | 宿迁 | 宜都 | 南平 | 临沧 | 黄南 | 海西 | 聊城 | 宜昌 | 绍兴 | 天水 | 和县 | 玉树 | 和田 | 朔州 | 莱芜 | 宁波 | 黄冈 | 日土 | 白沙 | 南通 | 阿拉尔 | 云浮 | 宝鸡 | 青州 | 大连 | 七台河 | 巴彦淖尔市 | 伊犁 | 潜江 | 乐清 | 涿州 | 定州 | 莱芜 | 恩施 | 安岳 | 佛山 | 清远 | 临猗 | 渭南 | 眉山 | 临汾 | 启东 | 吉林长春 | 澳门澳门 | 钦州 | 莒县 | 庄河 | 姜堰 | 沧州 | 滁州 | 汉中 | 衡阳 | 邵阳 | 玉林 | 龙口 | 镇江 | 柳州 | 兴安盟 | 山南 | 酒泉 | 鹰潭 | 昭通 | 大兴安岭 | 咸阳 | 赣州 | 云南昆明 | 开封 | 盘锦 | 兴化 | 清徐 | 阿拉尔 | 文昌 | 乌兰察布 | 招远 | 铜仁 | 吉林 | 三沙 | 宁波 | 菏泽 | 德州 | 琼海 | 楚雄 | 大理 | 东海 | 汕尾 | 澳门澳门 | 邵阳 | 衡阳 | 运城 | 汉中 | 潜江 | 东海 | 济南 | 宿迁 | 琼海 | 台南 | 新沂 | 潍坊 | 长治 | 马鞍山 | 如东 | 云浮 | 泉州 | 新沂 | 绍兴 | 伊春 | 陇南 | 河北石家庄 | 咸宁 | 单县 | 万宁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汉川 | 泸州 | 灌南 | 随州 | 灌南 | 如东 | 宜都 | 海西 | 万宁 | 常德 | 六安 | 洛阳 | 永州 | 陵水 | 运城 | 荆门 | 灌南 | 桓台 | 滁州 | 柳州 | 霍邱 | 绵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