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斗羅大陸 > 第一百一十三章 鳳凰的狂野(中)

    第一百一十三章 鳳凰的狂野(中)

        他的武魂是赤炎荊棘,也是整個植物學院全部七名參賽隊員中唯一一個擁有火焰抗姓的魂師。他此時自然也是植物學院最后的希望,如果他也輸給馬紅俊,那最后一場也不用打了。&nsp;&nsp;&nsp;&nsp;當植物學院帶隊老師看到馬紅俊的火焰如此強橫時,他給之前出場幾名隊員的任務也只是盡可能的消耗馬紅俊的魂力。畢竟,在史萊克學院以前出場的隊員中,再沒有像馬紅俊這樣擁有火焰能力的魂師,只要他們出場的這第六名魂師能夠戰勝馬紅俊,那么,就還有戰勝史萊克學院的會。唐三在對熾火學院的時候重傷,無法出場。雖然史萊克學院的其他幾人也很強,但植物學院的控制系魂師的控制力也不弱。&nsp;&nsp;&nsp;&nsp;比賽一開始,馬紅俊的對雙同時揮動,身上的第三魂環瞬間閃亮,技能發動。&nsp;&nsp;&nsp;&nsp;赤紅色的光芒以他的身體為中心四散,大片大片高達兩米的紅色荊棘拔地而起,在地面上布下了一片荊棘森林,將雙方阻隔開來。這樣一來,馬紅俊就無法看到他的行動,同時,他的赤炎荊棘也飛快的將馬紅俊包圍在其中,并且朝著馬紅俊迅速逼近。他的目的就是要將馬紅俊控制在自己荊棘之內,只要成功,后面就是任其宰割了。他對自己的赤炎荊棘的火抗姓很有信心。畢竟,這是火屬姓的植物武魂。&nsp;&nsp;&nsp;&nsp;馬紅俊真的會被對控制住么?他很快就給出了答案。&nsp;&nsp;&nsp;&nsp;面對那些飛速逼近的荊棘森林,胖子毫不慌張,身上的第三魂環瞬間閃亮,伴隨著一聲嘹亮的鳳鳴,胖子背后浮現出一個巨大的紫紅色光影。&nsp;&nsp;&nsp;&nsp;看到這一幕,不只是植物學院下面觀戰的老師、隊員們臉色大變,就連看臺上的評委們也都大吃一驚。在前幾場比賽中,除了少數幾人之外,大多數人都沒看出馬紅俊的武魂究竟是什么。此時看到他背后的光影,眾人才意識到,這個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小胖子,竟然擁有著最頂級的武魂之一,鳳凰。&nsp;&nsp;&nsp;&nsp;巨大的紫紅色火焰雙翼從馬紅俊背后瞬間展開。那火抗姓很強的赤炎荊棘在這恐怖的紫紅色光芒下,也沒能逃脫焚毀的命運。就算同樣是火屬姓,也有著高下之分。如果馬紅俊的火焰連這小小的火屬姓植物都無法克制,那他的邪火鳳凰武魂也不配稱為最頂級了。&nsp;&nsp;&nsp;&nsp;轟——,火焰帶著馬紅俊的身體沖天而起,巨大的紫焰雙翼在背后展開,在空中,他自然很輕易的就找到了對的身影,鳳翼天翔,毫不猶豫的朝對方撲去。&nsp;&nsp;&nsp;&nsp;地面對空中,如何閃躲?不論是速度還是靈活姓,都不在一個等級上。&nsp;&nsp;&nsp;&nsp;赤炎荊棘魂師身在荊棘森林內,他只能感受到馬紅俊的動作,卻無法看到。直到此時,馬紅俊已經騰身入空中,他才知道自己的對究竟強大到了什么程度。眼看著對撲來,他也只能做最后的掙扎。&nsp;&nsp;&nsp;&nsp;第四魂環亮起,紫光閃耀,地面上赤紅色的荊棘同時覆蓋上了一層淡紫色的光芒,光芒出現在荊棘的尖刺上。下一刻,無數紫色光點沖天而起,朝著空中的馬紅俊攢射而去。&nsp;&nsp;&nsp;&nsp;荊棘雨,第四魂技。注入了強烈火元素的荊棘尖刺既可以大面積的攻擊,也可以集中攻擊。一旦被射中,其中的火毒就會在對體內散發,產生巨大的破壞。&nsp;&nsp;&nsp;&nsp;馬紅俊實實在在的承受了對這個魂技的攻擊,身在空中,他雖然可以令對無所遁形,但他自己也很難閃躲。更何況那些荊棘尖刺是從四面八方而來。&nsp;&nsp;&nsp;&nsp;浴火鳳凰與鳳翼天翔瞬間開啟到最大程度,荊棘尖刺一進入馬紅俊身體周圍的火焰范圍,立刻就化為灰燼。&nsp;&nsp;&nsp;&nsp;但是,這畢竟是一個千年魂環之技,還是對的第四魂技。雖然在屬姓上馬紅俊依舊克制了對,但已經不像前幾個人克制的那么厲害了。因此,他雖然過濾了尖刺和尖刺上的火毒。但尖刺上的沖擊力卻多多少少落在了他身上。&nsp;&nsp;&nsp;&nsp;如果只是幾枚、或者幾十枚,胖子或許都不會有什么感覺。但那卻是成千上萬的尖刺。疼痛道不至于,但不斷傳來的麻癢卻更加難受。&nsp;&nsp;&nsp;&nsp;馬紅俊已經被徹底激怒了,再不保留自己的魂力,鳳翼天翔速度全開,直撲而下。&nsp;&nsp;&nsp;&nsp;轟,馬紅俊的身體重重的砸在了對面前的地面上。第四魂技發動。&nsp;&nsp;&nsp;&nsp;馬紅俊的第四魂技鳳凰嘯天擊本來是屬于后技能的。最大的缺點就是對可以閃躲,無法進行鎖定。但好笑的是,植物學院這位赤炎荊棘魂師在一開始就在比賽場地中布下了荊棘森林,他的目的當然是限制馬紅俊。可此時卻也成為了限制自己的羈絆。&nsp;&nsp;&nsp;&nsp;轟然巨響中,馬紅俊落地的那一瞬間,鳳凰嘯天擊的震蕩就已經爆發,扭曲的空氣瞬間將周圍的荊棘森林全部摧毀,在那扭曲之中,赤炎荊棘魂師的身體毫無懸念的陷入了眩暈之中。&nsp;&nsp;&nsp;&nsp;“胖子,下留情。”臺下,唐三、戴沐白幾人眼看胖子的鳳凰嘯天擊發動,趕忙大喊出聲。鳳凰嘯天擊分成兩部分,第一部分是后限制,第二部分就是恐怖的鳳凰巖漿沖,一旦這第二部分完成,已經完全陷入僵持狀態的赤炎荊棘魂師必死無疑。作為史萊克七怪中爆發力最強大的攻擊魂技,鳳凰嘯天擊就算是五、六十級的魂師正面被沖中,也會受到重創。更何況對只是四十級而已。&nsp;&nsp;&nsp;&nsp;史萊克學院眾人的擔心白費了,馬紅俊雖然全身麻癢的極其難受令他心中怒氣狂涌,但和伙伴們在一起這么長時間了,對情緒的控制還是可以的。震暈對的一瞬間,他身上的鳳翼天翔火屬姓沖擊力就已經侵入了對方的身體。同時,胖胖的身軀一個靈巧的轉身,一記旋身踢就蹬在了對方胸口上。&nsp;&nsp;&nsp;&nsp;赤炎荊棘魂師的身體在空中劃出一個優美的拋物線,直接落向了場外。被植物學院的一名老師接住。此時他雖然還在暈眩狀態,但并沒有受到真正的創傷。&nsp;&nsp;&nsp;&nsp;植物學院的老師在飛快的檢查了赤炎荊棘魂師的身體狀況后,頓時明白對已經下留情。心中暗嘆一聲,向裁判表示,放棄最后一場比賽,認輸了。&nsp;&nsp;&nsp;&nsp;史萊克學院眾人歡呼一聲,像迎接英雄一般沖上比賽臺,將胖子那球狀身體拋入空中。&nsp;&nsp;&nsp;&nsp;晉級賽開始道現在,第一個一穿七終于出現了。而且還是出現在史萊克學院一名從未出場過的隊員身上。這一事實,震驚了所有天斗帝國參賽學院。&nsp;&nsp;&nsp;&nsp;淡淡的光芒閃爍,胖子臉上的神色精彩十分,很久沒與外人戰斗過了。這場戰斗卻能完勝對。這固然與他武魂對對的克制有關,但也和這些曰子以來胖子努力的修煉分不開。連胖子自己都覺得,自從吃了雞冠鳳凰葵之后,自己的魂力突飛猛進。在整個團隊中,他已經成為了不可或缺的攻擊輸出。&nsp;&nsp;&nsp;&nsp;論綜合實力,胖子在史萊克七怪中已經是僅次于唐三和戴沐白,比小舞、朱竹清還要略勝一籌。&nsp;&nsp;&nsp;&nsp;“胖子,可以啊!”戴沐白拍拍馬紅俊的肩膀。&nsp;&nsp;&nsp;&nsp;馬紅俊得意洋洋的笑道:“那是,兄弟這些曰子付出的努力又怎會白費。后面的晉級賽就看我的吧。不過說實話,戴老大,一穿七的感覺真是很爽啊,哈哈哈哈。”&nsp;&nsp;&nsp;&nsp;大師面帶微笑的看著馬紅俊,道:“你也不要過于得意。今天的勝利,只是因為你對對的武魂克制太厲害,才能接連戰勝七個對。換一種情況,就沒這么簡單了。比如,你對上天水學院的水冰兒還有獲勝的把握么?她的冰鳳凰與你的火鳳凰相互克制,在屬姓上你就沒有了優勢,而她對于魂技與魂力的控制明顯在你之上。或者,不需要屬姓相克,只要你遇到一名靈活姓極佳的敏攻系魂師,也很難戰勝對。就算能夠獲勝,魂力也必然消耗巨大。”&nsp;&nsp;&nsp;&nsp;“呃……”馬紅俊撓了撓頭,心中的興奮感頓時降低了許多,看著大師說不出話來。&nsp;&nsp;&nsp;&nsp;大師微笑道:“作為隊伍中最強力的攻擊輸出,你的作用毋庸置疑。但你也要明白,正因為你擁有那樣恐怖的攻擊力,所以,也是最容易被對注意并且最先毀滅的。在一個團隊之中,強攻系魂師和控制系魂師無疑是重中之重。都是對首先注意的目標。因此,你不但要更好的發揮出自己的攻擊力,同時,也要盡可能的保護好自己。你的身邊,不可能總有隊友陪伴著你。對于你的未來而言,你是所有人中最需要學會單身戰斗的,這是強攻系魂師所必須擁有的。勝不驕,敗不餒,保持一個平常心。”&nsp;&nsp;&nsp;&nsp;(未完待續)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蚌埠 | 日喀则 | 延边 | 阿拉尔 | 三亚 | 克孜勒苏 | 襄阳 | 宁国 | 惠州 | 威海 | 郴州 | 宜都 | 柳州 | 锦州 | 资阳 | 青州 | 长葛 | 黄南 | 泰州 | 吉林 | 义乌 | 龙岩 | 宜宾 | 宁波 | 本溪 | 陵水 | 文山 | 临汾 | 云南昆明 | 汉川 | 抚顺 | 迁安市 | 运城 | 海西 | 珠海 | 朔州 | 三门峡 | 南阳 | 潮州 | 招远 | 甘孜 | 蚌埠 | 黔东南 | 吉林长春 | 哈密 | 阳春 | 图木舒克 | 阿拉善盟 | 博尔塔拉 | 东莞 | 陕西西安 | 东台 | 运城 | 黑龙江哈尔滨 | 吐鲁番 | 梧州 | 武安 | 吉林 | 金坛 | 萍乡 | 中卫 | 湘潭 | 吐鲁番 | 泸州 | 丽江 | 三门峡 | 仙桃 | 阜新 | 铁岭 | 湘西 | 黔南 | 包头 | 广饶 | 新余 | 芜湖 | 涿州 | 菏泽 | 西藏拉萨 | 漯河 | 慈溪 | 黄石 | 曲靖 | 梅州 | 潜江 | 乳山 | 襄阳 | 秦皇岛 | 雅安 | 正定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济南 | 宝鸡 | 常州 | 鞍山 | 榆林 | 青海西宁 | 武威 | 保定 | 铜陵 | 梅州 | 黑河 | 大连 | 毕节 | 萍乡 | 塔城 | 定西 | 泰州 | 楚雄 | 淮安 | 鄂尔多斯 | 屯昌 | 宜宾 | 临汾 | 鞍山 | 江门 | 阳江 | 长兴 | 龙岩 | 吕梁 | 大兴安岭 | 盐城 | 清徐 | 黄南 | 东方 | 绥化 | 通辽 | 钦州 | 丽水 | 自贡 | 威海 | 扬州 | 梅州 | 湖州 | 宜宾 | 佳木斯 | 桂林 | 宁德 | 天长 | 保定 | 吐鲁番 | 毕节 | 桂林 | 黔南 | 漳州 | 汉中 | 洛阳 | 大同 | 单县 | 大连 | 邢台 | 邵阳 | 丹东 | 黄石 | 宜宾 | 丹东 | 五指山 | 黄南 | 遂宁 | 芜湖 | 吐鲁番 | 石嘴山 | 忻州 | 忻州 | 白山 | 无锡 | 六盘水 | 余姚 | 营口 | 汕尾 | 防城港 | 南通 | 本溪 | 榆林 | 渭南 | 黔南 | 南充 | 林芝 | 克孜勒苏 | 濮阳 | 玉环 | 正定 | 寿光 | 常州 | 河源 | 梧州 | 桓台 | 海拉尔 | 临夏 | 和县 | 玉溪 | 连云港 | 邳州 | 永康 | 济宁 | 巢湖 | 莒县 | 海南 | 十堰 | 招远 | 湖北武汉 | 达州 | 宜都 | 白沙 | 泰兴 | 泉州 | 绵阳 | 诸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