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斗羅大陸 > 第五十四章 借雞生蛋?(下)

    第五十四章 借雞生蛋?(下)

        寧榮榮的皮膚確實好,在史萊克七怪的三個女孩子中,她那水嫩的像荔枝般的肌膚連小舞和朱竹清也非常羨慕。白嫩的肌膚上根本找不到半分瑕疵,尤其是那種瑩潤的感覺,真的像羊脂白玉一般動人。&nsp;&nsp;&nsp;&nsp;雖然她們都還沒有完全發育,但女孩子的發育一向比男孩子要早一些,小身材已經很有些規模了。&nsp;&nsp;&nsp;&nsp;當然,論發育在三個女孩子中顯然還是朱竹清最好。&nsp;&nsp;&nsp;&nsp;寧榮榮嘻嘻一笑,睜大眼睛盯著小舞猛看,“你也很棒啊,我是潔白,而你是粉白。看上去,我反而沒你那么健康了。”&nsp;&nsp;&nsp;&nsp;小舞的身材比例和一般人略微有些區別,她那雙大腿格外的長。&nsp;&nsp;&nsp;&nsp;一般來說,人體的大腿與身高的比例在百分之六十二左右是最完美的黃金分割,但小舞的比例已經超過了六成半,可卻絲毫不會給人突兀的感覺,反而和諧。&nsp;&nsp;&nsp;&nsp;那有些跨長的大腿直緊繃,肌膚同樣嬌嫩,雖然不像寧榮榮那么白,但她那肌膚上帶著幾分紅暈,尤其是纖細的小腰肢向下,因為她的腰實在是細,到了臀胯位置,就勾勒出完美弧線,順著小翹臀一直向下,露在小熱褲外的修長大腿連寧榮榮看著都猛吞口水。&nsp;&nsp;&nsp;&nsp;尤其是完美的身材再加上小舞那長可及地的蝎子辮,更給人一種鄰家小妹楚楚動人的感覺。&nsp;&nsp;&nsp;&nsp;當然,如果真的把她當成鄰家小妹來調戲的話,之前那位猥瑣怪叔叔不樂的結局恐怕就會再次上演。&nsp;&nsp;&nsp;&nsp;寧榮榮壓低聲音,道:“小舞,你說,為什么我們這里就沒有竹清長的那么大啊!真羨慕她。”&nsp;&nsp;&nsp;&nsp;一邊說著,寧榮榮雙還在自己胸上輕揉了一下。&nsp;&nsp;&nsp;&nsp;小舞俏臉一紅,輕啐道:“這你要問她才行。我怎么知道。那里大就真的很好么?”&nsp;&nsp;&nsp;&nsp;女生宿舍中的話題往往比男生宿舍更加火暴,寧榮榮吃吃笑道:“怎么能不好。我在宗門的時候就聽人說過,男人都喜歡女人那里大。可能是我們還太小了。你看戴老大天天追著竹清,可能就是因為她那里大的緣故。”&nsp;&nsp;&nsp;&nsp;小舞噗哧一笑,道:“你懂的到真多。奧斯卡不是也天天追著你么。”&nsp;&nsp;&nsp;&nsp;寧榮榮吐了吐舌頭,道:“其實小奧這個人也挺好的,只是……”說道這里,她忍不住嘆了口氣,臉上的表情顯得有些怪異。&nsp;&nsp;&nsp;&nsp;“可是什么?”小舞疑惑的問道。&nsp;&nsp;&nsp;&nsp;寧榮榮輕輕的搖了搖頭,“宗門有規矩的,我和小奧是不可能的。而且,我們都還這么小,現在說這些也太早了吧。”&nsp;&nsp;&nsp;&nsp;小舞疑惑的道:“什么規定?難道是因為奧斯卡不是出身貴族家庭么?”&nsp;&nsp;&nsp;&nsp;寧榮榮搖頭道:“那到不是。我們七寶琉璃宗從不歧視出身普通的魂師。否則,又怎么會有那么多魂師甘愿做家族的附屬。只是,家族規定,本族直系成員不得與輔助系魂師結合。這也是家族為了直系成員的安全考慮。一般來說,我們的族人都是與戰魂師相結合的,畢竟,來自愛人的保護肯定要比其他人更加可靠。但小奧也是輔助系魂師,所以我說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nsp;&nsp;&nsp;&nsp;小舞恍然道:“原來如此。你們七寶琉璃宗的這個規定也無可厚非,不過,你還是早些告訴小奧的好,讓他也別有惦記了。”&nsp;&nsp;&nsp;&nsp;寧榮榮美眸失神片刻,才強打精神道:“別說我了,到是你,真羨慕你和唐三。”說到這里,她臉上突然流露出一絲神秘,“聽說,想要這里長的大一點,讓男人揉揉有效果哦。你還不讓唐三幫幫你。”&nsp;&nsp;&nsp;&nsp;“呸,榮榮,你怎么這么色。”小舞俏臉通紅,“這都是誰告訴你的啊!”&nsp;&nsp;&nsp;&nsp;寧榮榮嘿嘿笑道:“族里的姐姐們啊,我聽她們聊天的時候說的。應該是真的。”&nsp;&nsp;&nsp;&nsp;小舞沒好氣的道:“你可不要亂講,我和小三是兄妹。怎么能……,哎呀,羞死人了。”&nsp;&nsp;&nsp;&nsp;寧榮榮從床上翻身坐起,“我看,是阿哥和阿妹吧。你們又沒有血緣關系。你問問其他人,有誰把你們是當成兄妹看待的。你簡直就是小三的禁臠。你沒看到小三為了你雙眼通紅的樣子呢,真是嚇死人。上次在星斗大森林中的時候,你被泰坦巨猿抓走,他整個人都像是瘋了一般。要不是后來你回來了,真不知道他會做出什么事來。上次我和竹清聊天的時候,甚至連竹清都羨慕你呢。她當時說,要是戴沐白能像小三那樣,她就滿足了。”&nsp;&nsp;&nsp;&nsp;小舞道:“榮榮,那她說沒說她和戴沐白究竟是什么關系?戴老大對她為什么會那么與眾不同?我們才剛進學院時就是這樣。你也很漂亮啊,可沒見戴老大有什么表現。”&nsp;&nsp;&nsp;&nsp;寧榮榮吐了吐舌頭,道:“那就不知道了,我也問過,可竹清不肯說。只是說了一句他們以前就認識。或許是青梅竹馬也說不定呢。”&nsp;&nsp;&nsp;&nsp;小舞搖了搖頭,她還清楚的記得,自己和唐三剛來到學院的時候,戴沐白第一眼看到朱竹清,似乎并不認識她似的,只是說兩人有可能會擁有武魂融合技。&nsp;&nsp;&nsp;&nsp;正在這時,敲門聲突然響起。&nsp;&nsp;&nsp;&nsp;寧榮榮問道:“是誰?”&nsp;&nsp;&nsp;&nsp;“是我,唐三。”&nsp;&nsp;&nsp;&nsp;“啊,是你家小三來了。”寧榮榮趕忙慌亂的去套自己的外衣,小舞也嚇了一跳,但她的動作沒寧榮榮快,等寧榮榮上前開門的時候,才勉強把衣服套好。&nsp;&nsp;&nsp;&nsp;走進兩個女孩子的宿舍,唐三多少也有些尷尬,更令他奇怪的是,寧榮榮和小舞看著他的眼神似乎都有些怪異。&nsp;&nsp;&nsp;&nsp;“怎么了?你們為什么都這么看著我?”唐三疑惑的問道。&nsp;&nsp;&nsp;&nsp;“這個啊,是因為……”寧榮榮嬉笑著剛想說,卻被小舞俏臉通紅的趕忙捂上了嘴,小舞充滿威脅的瞪著她,心頭也如同小鹿碰撞一般,聯想起之前寧榮榮說的話,胸前不禁一陣酥麻。&nsp;&nsp;&nsp;&nsp;唐三自然不會明白這些女孩子的心里,更不知道她們之前正在討論一些閨房中的小秘密,一時間竟有些無所適從的感覺。要不是真的有事,說不定他就先離開人家的宿舍了。&nsp;&nsp;&nsp;&nsp;寧榮榮向小舞連連點頭,示意自己不會亂說,小舞這才松開捂住她嘴的,擋在寧榮榮面前向唐三道:“小三,你怎么來了?”&nsp;&nsp;&nsp;&nsp;唐三微笑道:“我是來找榮榮的。還有兩個月的時間我們就要去天斗皇家學院了。我之前答應過榮榮幫她的家族提供括類暗器,要是等我們去了天斗學院,恐怕就沒時間了。所以我想先和榮榮確定一下這件事。”&nsp;&nsp;&nsp;&nsp;寧榮榮這才知道唐三原來是找自己的,“小三,你的諸葛神弩前幾天給我了。這件事只有我爸爸才能作主。現在時間還夠,不如這樣,我向弗蘭德院長請假回家一趟。我想,爸爸應該會答應的。”&nsp;&nsp;&nsp;&nsp;在參加斗魂的這個月,一共十架諸葛神弩的零件已經全部制造完畢,唐三順利將它們組合在一起給了沒人一個,至此,唐三身上的括類暗器已經成功的復制到了每個人身上。&nsp;&nsp;&nsp;&nsp;唐三點了點頭,道:“這樣也好。只是,你一個人回去會不會不安全?”&nsp;&nsp;&nsp;&nsp;寧榮榮嘻嘻一笑,道:“不安全到是不會。其實我知道,在咱們學院周圍,一直都有我們家族的護衛,爸爸是不可能不知道我在這里的。他一直沒讓人把我帶回去,顯然是默認了讓我在學院學習。我回去自然會有人保護的。”&nsp;&nsp;&nsp;&nsp;唐三恍然道:“這樣就最好了。榮榮你沒忘記那些暗器怎么用吧。使用的時候千萬要小心,不要誤傷了。尤其是諸葛神弩,它的威力太大,而且又需要時間來上璜,所以不要輕易使用。”&nsp;&nsp;&nsp;&nsp;寧榮榮笑道:“我知道了。好啦,那我現在就去找院長。其實,我家也就在天斗皇城不遠的七寶城。回頭我從家里直接到天斗皇家學院去找你們也就是了。”&nsp;&nsp;&nsp;&nsp;唐三道:“要是這樣的話,你現在不回去也沒關系,等咱們到了天斗皇家學院后再說吧。只是那邊離索托城比較遠,再想找一家像現在這么好的鐵匠鋪不知道是否容易。”&nsp;&nsp;&nsp;&nsp;寧榮榮笑道:“原來你是在擔心這個。這個沒問題的。我家就有鐵匠鋪,你要是不怕自己暗器的秘密泄露,讓我家的鐵匠鋪來制造零件就行了。工藝絕對不會有任何問題。”&nsp;&nsp;&nsp;&nsp;(未完待續)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如东 | 吉安 | 内江 | 台湾台湾 | 库尔勒 | 鄂州 | 怀化 | 台湾台湾 | 广饶 | 汉川 | 阜新 | 和田 | 河池 | 潜江 | 桐乡 | 伊犁 | 温岭 | 南充 | 乌海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安岳 | 昭通 | 邵阳 | 阜新 | 烟台 | 三沙 | 吉安 | 玉树 | 香港香港 | 霍邱 | 恩施 | 和县 | 台北 | 西藏拉萨 | 安阳 | 宁波 | 天水 | 鄂州 | 章丘 | 澄迈 | 顺德 | 章丘 | 高密 | 安庆 | 阜新 | 白沙 | 克拉玛依 | 嘉峪关 | 枣阳 | 偃师 | 儋州 | 海门 | 乌兰察布 | 天水 | 白山 | 洛阳 | 自贡 | 余姚 | 海西 | 南京 | 黔南 | 张北 | 海南 | 枣庄 | 梧州 | 佛山 | 伊春 | 鹤壁 | 伊春 | 揭阳 | 湘潭 | 晋中 | 赣州 | 仁怀 | 乌海 | 江门 | 六安 | 克孜勒苏 | 襄阳 | 肥城 | 延安 | 保山 | 醴陵 | 陇南 | 海门 | 莱芜 | 亳州 | 乳山 | 天长 | 梧州 | 醴陵 | 江门 | 濮阳 | 阳泉 | 东营 | 滕州 | 德阳 | 琼海 | 宜昌 | 灌云 | 咸宁 | 章丘 | 广西南宁 | 阿里 | 海拉尔 | 威海 | 金华 | 黔南 | 河南郑州 | 张家口 | 庆阳 | 驻马店 | 兴安盟 | 汕尾 | 中山 | 崇左 | 临沧 | 吉安 | 长葛 | 绍兴 | 台南 | 晋城 | 衡水 | 文昌 | 安岳 | 乐平 | 雅安 | 新疆乌鲁木齐 | 葫芦岛 | 临海 | 塔城 | 定西 | 双鸭山 | 遂宁 | 陵水 | 东方 | 喀什 | 秦皇岛 | 诸暨 | 诸暨 | 海宁 | 海宁 | 汕头 | 江门 | 台州 | 项城 | 姜堰 | 枣阳 | 陵水 | 漳州 | 定安 | 垦利 | 宝应县 | 屯昌 | 库尔勒 | 天门 | 南京 | 泰安 | 固原 | 平潭 | 金华 | 黔西南 | 海东 | 临夏 | 芜湖 | 龙口 | 山南 | 淮北 | 潍坊 | 晋中 | 灌南 | 台中 | 莒县 | 金坛 | 海宁 | 包头 | 仁寿 | 陕西西安 | 临沂 | 四川成都 | 临海 | 泸州 | 金坛 | 日照 | 株洲 | 长兴 | 台湾台湾 | 新疆乌鲁木齐 | 北海 | 日土 | 宁国 | 中卫 | 莆田 | 忻州 | 宜都 | 曲靖 | 新泰 | 天长 | 三门峡 | 茂名 | 博尔塔拉 | 兴安盟 | 秦皇岛 | 三亚 | 寿光 | 庆阳 | 临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