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斗羅大陸 > 第三十八章 外附魂骨(中)

    第三十八章 外附魂骨(中)

        大師很有耐心的解釋道:“外附魂骨是一種神奇的存在。是除了六大類魂骨之外的特殊存在。如果說普通魂骨從魂獸身上出現的幾率是千分之一,那么,外附魂骨出現的幾率連萬分之一也沒有。而且吸收外附魂骨的條件,首先就是要吸收這個魂骨掉落魂獸的魂環才行。我們所說的軀干類魂骨,一般指的都是胸骨。而你吸收的這塊魂骨卻是脊椎骨。通過先前的觀察,我可以肯定,它就是一塊外附魂骨。孩子,你知道么,在魂師界,對于魂師來說,最珍貴的東西有一個排行榜,名叫魂師夢想榜。其中,外附魂骨一直高居魂師夢想榜的第二位。僅次于排名第一,幾乎不可能存在的十萬年魂環。”&nsp;&nsp;&nsp;&nsp;大師用最容易理解的方法告訴了唐三這他自己以為是怪物的八條蛛腿有多么珍貴。&nsp;&nsp;&nsp;&nsp;“這八條蛛腿,真的有那么強大么?”唐三忍不住心中暗暗疑惑。&nsp;&nsp;&nsp;&nsp;大師說了這么多話,也有些口干了,“清晨天氣涼,你先把衣服穿上吧。記住,今天我對你說的外附魂骨千萬不要告訴任何人。雖然外附魂骨不像普通魂骨能夠被吸收。但正所謂木秀于林、風必摧之。越少人知道你擁有外附魂骨越好。以免有人因為嫉妒而向你下。”&nsp;&nsp;&nsp;&nsp;唐三穿好外衣,向大師問道:“老師,那我這個外附魂骨究竟有什么用呢?”&nsp;&nsp;&nsp;&nsp;大師道:“具體有什么用我現在也說不好。必須要經過一段時間的研究才能摸清楚。從今天開始,你將增加一向修煉任務。那就是盡快掌握外附魂骨的使用。從剛才的情形看,你這外附魂骨擁有著極強的攻擊力。不但可以穿刺,還附帶劇毒。如果我想的沒錯,那蛛腿上附帶的毒素應該是能夠控制的。可以隨你心意釋放。同時,以那八條蛛腿的長度,你想過沒有,如果用它們來代替你的雙腿進行前進會怎樣?”&nsp;&nsp;&nsp;&nsp;唐三是聰明人,有了大師的提點他頓時明白過來,“如果是那樣的話,不但速度會增加,而且地形對于速度的影響將被大幅度削弱。”&nsp;&nsp;&nsp;&nsp;大師微微一笑,道:“所以,這八條蛛腿帶給你的能力中就將包括一個無視地形急速前行。至于它的好處,你今后會看到更多的驚喜。更何況,它還會隨著你每一次通過魂環進階而進化。威力甚至會超乎你的想象。有了它在,你現在已經擁有了可以全方位與十級以內差距的對交的會。而且,因為外附魂骨的稀有,除非你自己說出來,否則誰也不會知道這八條蛛腿就是外附魂骨,更多的只會以為是你那藍銀草的表現形式之一。畢竟,它除了堅硬以外,外表和藍銀草還是十分相似的。至于以后能夠控制它發揮到什么程度,就要看你自己的努力了。如果你能讓那八條蛛腿變成八根如臂使指般的劇毒長矛,可想而知,你自身的戰斗力會增幅到怎樣的程度。”&nsp;&nsp;&nsp;&nsp;當唐三和大師回到史萊克學院時,天已經大亮,大師今天說了很多關于魂骨的知識,雖然只是大體上的情況,唐三也需要將這些知識逐漸消化才行。&nsp;&nsp;&nsp;&nsp;“小三,去吃飯吧。從今天開始,我將給你重新安排一個修煉的時間表。”&nsp;&nsp;&nsp;&nsp;唐三抬頭看向大師,“老師,您要走了么?”在他看來,大師給自己安排好修煉方法,恐怕是要離開了。心中不禁一陣失落。&nsp;&nsp;&nsp;&nsp;大師微微一笑,道:“放心吧,老師不走。我還怕你在練習外附魂骨的時候會出現問題。這外附魂骨已經是你身體的一部份,與你的脊椎骨完全融為一體,萬一出現了問題,很可能就會致命。所以,我也只能留下來了。”&nsp;&nsp;&nsp;&nsp;“老師不走了?那真是太好了。”唐三一聽大師將留下來繼續指導自己修煉,不禁心中大喜。&nsp;&nsp;&nsp;&nsp;大師臉上流露出一絲向往的情緒,“小三,你知道么,我現在很想看看你二十年后的樣子。我決定留下來也不光是為了你,還有你那些在學院的伙伴。你們每一個都可以用天才來形容。如果沒有合適的修煉方法,豈不是要浪費了么?弗蘭德雖然有不少修煉的經驗,但在很多細節上做的還不夠好。我希望,今后你們能夠成為一個強大的團體。所以,就必須要從現在開始,用最優秀的修煉方法指導你們。”&nsp;&nsp;&nsp;&nsp;對于唐三來說,大師留下來的理由并不重要,關鍵是他決定留下來,這就足夠了。&nsp;&nsp;&nsp;&nsp;師徒二人來到學院食堂,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昨天趕路太辛苦,此時食堂內的早飯雖然已經準備好了,但卻空無一人。&nsp;&nsp;&nsp;&nsp;唐三趕忙盛了兩碗粥,分別給自己和大師。史萊克學院經濟不富裕,早點自然也不會有多么豐盛。今天的早點很簡單,饅頭、咸菜、粥。還有每人一個雞蛋。&nsp;&nsp;&nsp;&nsp;看著唐三端到自己面前的早點,大師一陣皺眉。&nsp;&nsp;&nsp;&nsp;“弗蘭德就給你們吃這個?”大師僵硬的臉看上去有些發黑。&nsp;&nsp;&nsp;&nsp;唐三道:“這已經很不錯了啊,饅頭管飽,比我小時候強多了。”&nsp;&nsp;&nsp;&nsp;“胡鬧。”大師放下了中的饅頭,怒氣上涌。他的脾氣一向剛硬,“你們這些孩子正是長身體的重要時刻,身體是武魂的本錢。沒有一個好的身體,怎么可能堅持緊張的修煉。這早點對我和弗蘭德這樣年紀的人來說是足夠了。但對于你們這些孩子卻遠遠不夠。”&nsp;&nsp;&nsp;&nsp;大師正在發火,弗蘭德懶洋洋的聲音從外面傳來,“我說,大師,你這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你也知道這些孩子都是長身體的時候。你知道他們一天要吃多少東西嘛?山珍海味在索托城買的到,但學院的經濟條件怎么可能允許我給他們山珍海味吃。你要是愿意贊助的話,我沒意見。”&nsp;&nsp;&nsp;&nsp;隨著聲音,弗蘭德從外面走了進來。&nsp;&nsp;&nsp;&nsp;看著他,大師的臉色略微緩和了幾分,“學院有什么困難我不管,但既然我決定留下來,作為這里的一名老師,就絕不能苦了孩子們。弗蘭德,這件事你教給我全權處理吧。以后這些孩子每頓飯吃什么,就由我來決定。”&nsp;&nsp;&nsp;&nsp;弗蘭德心中一樂,“怎么,小剛,你決定留下來了?”&nsp;&nsp;&nsp;&nsp;大師點了點頭,“不論是為了唐三,還是為了你招攬的這些小怪物,我決定留在這里一段時間。這兩天我也簡單了解了一下你們現在的教學方法,有許多地方需要改善。那天你對我說過,只要我愿意留下來,你可以將權力下放給我,是不是?”&nsp;&nsp;&nsp;&nsp;弗蘭德太了解大師了,看著他的樣子,已經明白自己這位老兄弟要大干一場的決心,表面上他雖然沒有什么表示,但心中卻已經樂開了花。大師的理論知識,那可是獨步天下的。當下,他唯恐大師后悔,立刻痛快的道:“沒問題。你要干什么只需要先通知我一下就行了。學院的老師隨你調配。當然,需要花錢的地方你可要先告訴我。學院的經濟狀況肯定要比你想象的還差。”&nsp;&nsp;&nsp;&nsp;大師微微皺眉,道:“我知道你們這些人都是姓格孤傲之輩,但就不能變通一些增加收入么?”&nsp;&nsp;&nsp;&nsp;弗蘭德愣了一下,失笑道:“剛硬如你也知道變通了?”&nsp;&nsp;&nsp;&nsp;大師目光柔和的看了一眼身邊的唐三,“為了這些孩子,變通一些又有什么?”&nsp;&nsp;&nsp;&nsp;弗蘭德呵呵一笑,“行,只要不違背我做人的原則,隨便你如何變通。”&nsp;&nsp;&nsp;&nsp;早餐后,鐘聲準時響起,將全部學員召集到學院的艸場上。&nsp;&nsp;&nsp;&nsp;今天顯得格外熱鬧,不但正副兩位院長弗蘭德和趙無極來了,還有大師和學院的另外幾位老師也都來到了艸場上。&nsp;&nsp;&nsp;&nsp;除了兩位院長以外,學院原本還有三位老師。也就是入學考試時負責前三關的那三位。唐三只見過其中一位,就是當初那憑借棍子武魂嚇走不少人的老者。&nsp;&nsp;&nsp;&nsp;“好,大家都到齊了。下面我有幾件事要宣布。”弗蘭德走到七名學員面前,目光從七人身上嚴肅的掃過。&nsp;&nsp;&nsp;&nsp;“首先,我給新來的四名學員介紹一下學院的老師。”說著,弗蘭德指向唐三曾經見過的那位,武魂為長棍的老者。&nsp;&nsp;&nsp;&nsp;“這位是李郁松老師,武魂龍紋棍,六十三級魂帝。”&nsp;&nsp;&nsp;&nsp;指向第二位年紀更大一些,似乎有七旬開外的老者,道:“這位是盧奇斌盧老師,武魂星羅棋,六十六級魂帝。”&nsp;&nsp;&nsp;&nsp;(未完待續)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阿拉尔 | 漳州 | 章丘 | 诸城 | 枣庄 | 亳州 | 达州 | 喀什 | 汝州 | 阿勒泰 | 武安 | 吐鲁番 | 河源 | 泗洪 | 常州 | 贵州贵阳 | 白山 | 兴安盟 | 泰兴 | 台山 | 鄢陵 | 泰安 | 白山 | 汕头 | 顺德 | 泰州 | 鸡西 | 寿光 | 西双版纳 | 定西 | 铜陵 | 庆阳 | 德州 | 大庆 | 眉山 | 河池 | 巴彦淖尔市 | 天水 | 马鞍山 | 汉中 | 台中 | 延安 | 永州 | 双鸭山 | 晋江 | 象山 | 三门峡 | 甘肃兰州 | 湖北武汉 | 巴彦淖尔市 | 梅州 | 包头 | 张家界 | 广州 | 龙岩 | 甘肃兰州 | 临猗 | 丹东 | 通辽 | 东营 | 南通 | 榆林 | 安岳 | 湖州 | 肥城 | 开封 | 吉安 | 怒江 | 山东青岛 | 九江 | 岳阳 | 濮阳 | 云南昆明 | 舟山 | 儋州 | 湘潭 | 阳江 | 崇左 | 灵宝 | 林芝 | 保山 | 大兴安岭 | 遂宁 | 辽阳 | 象山 | 如皋 | 昌都 | 永康 | 莆田 | 扬中 | 天长 | 南平 | 乌兰察布 | 石嘴山 | 广汉 | 锡林郭勒 | 克孜勒苏 | 公主岭 | 宝鸡 | 馆陶 | 红河 | 株洲 | 伊春 | 湖州 | 钦州 | 武威 | 广汉 | 遵义 | 和县 | 安庆 | 崇左 | 邳州 | 昌吉 | 台北 | 和县 | 泸州 | 兴安盟 | 博尔塔拉 | 任丘 | 定西 | 永新 | 金坛 | 克拉玛依 | 漯河 | 宿迁 | 抚州 | 明港 | 洛阳 | 顺德 | 眉山 | 甘肃兰州 | 韶关 | 新泰 | 长葛 | 日土 | 台山 | 鹤岗 | 迪庆 | 改则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兴安盟 | 仙桃 | 伊犁 | 株洲 | 大理 | 上饶 | 汕尾 | 潍坊 | 通辽 | 随州 | 滁州 | 醴陵 | 玉林 | 慈溪 | 海丰 | 黄南 | 恩施 | 新余 | 嘉善 | 如东 | 青海西宁 | 济宁 | 中卫 | 漯河 | 桓台 | 瑞安 | 大庆 | 滨州 | 漳州 | 三门峡 | 台北 | 怀化 | 香港香港 | 包头 | 宁波 | 毕节 | 鄂尔多斯 | 抚州 | 梅州 | 明港 | 贵州贵阳 | 平潭 | 定安 | 西双版纳 | 临猗 | 巢湖 | 玉林 | 定西 | 日照 | 阿克苏 | 灌南 | 朔州 | 湛江 | 焦作 | 宁国 | 张家界 | 渭南 | 张家界 | 昌吉 | 玉溪 | 大兴安岭 | 大连 | 安吉 | 保亭 | 台北 | 邳州 | 塔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