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玄幻魔法 > 斗羅大陸 > 第三十三章 孟依然也用暗器?(上)

    第三十三章 孟依然也用暗器?(上)

        唐三雖然心急去救小舞,但還沒到失去理智的程度,他明白,自己必須先要恢復到一定程度才能將眼前的魂環吸收。&nsp;&nsp;&nsp;&nsp;此時,他已經顧不上有可能出現的危險了,坐在那里大口大口的喘息,勉強讓自己的精神先回復一些,然后再進行修煉,以恢復魂力。&nsp;&nsp;&nsp;&nsp;正在這時,唐三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隨著人面魔蛛魂環在它的尸體上緩緩凝聚,樹林之中飛速閃出三個不速之客。&nsp;&nsp;&nsp;&nsp;來的倒不是威脅最大的魂獸,但看到這三個人,唐三還是忍不住心頭一沉。&nsp;&nsp;&nsp;&nsp;來的是三名魂師,三個人中到有兩個唐三是認識的。這兩個就是不久之前剛剛分的蛇婆朝天香和那位漂亮的少女孟依然。&nsp;&nsp;&nsp;&nsp;而在他們身邊的第三個人,是一名身材瘦高的老者,老者看上去至少也有七十開外的年紀,和朝天香一樣,滿頭銀發。中一根長度足足超過四米的龍頭拐杖呈現為亮銀色。杖首龍頭栩栩如生,看上去極為炫麗。滿臉的褶皺顯示著他的年紀,身上竟然有八個魂環在上下律動。&nsp;&nsp;&nsp;&nsp;二黃、三紫、三黑。盡管從品質上來說,他的魂環比趙無極多了一個千年的要差些,可是,他卻有八個魂環。這代表的,是八十級以上的魂斗羅修為。不用問,唐三也知道這個人是誰了,正是蛇婆的丈夫,孟依然的爺爺,龍公孟蜀。&nsp;&nsp;&nsp;&nsp;這一家三口終于聚到了一起,龍公根本不需要魂力外放,僅僅是他身上那八個魂環,已經令唐三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nsp;&nsp;&nsp;&nsp;別說這里只有他一個人,就算趙無極和其他人都在這里,他們也將完全處于劣勢。&nsp;&nsp;&nsp;&nsp;蓋世龍蛇一家剛一來到這里,并沒有注意到不遠處跌坐在地的唐三,注意力直接就落在了那已死的人面魔蛛身上,一時間臉色大變。&nsp;&nsp;&nsp;&nsp;孟依然更是驚呼出聲,“不,怎么會這樣。為什么,為什么?是誰?是誰殺了我的魔蛛?”&nsp;&nsp;&nsp;&nsp;孟依然換了一身墨綠色的勁裝,看上去英氣十足。但此時唐三可沒有一點欣賞的心情。聽著孟依然的話,他不禁暗暗苦笑,不會這么巧吧。&nsp;&nsp;&nsp;&nsp;有些事情一輩子都不可能碰到,但當命運弄人的時候,卻可以在短時間內接連碰到兩次。&nsp;&nsp;&nsp;&nsp;唐三當然不會寄望于這一家子無法發現自己,以龍公的魂力,只需要稍微凝神,就能聽到自己的呼吸,甚至是心跳聲。跑是肯定跑不了的,唐三也沒打算跑。大丈夫敢作敢當。自從小舞被抓走,他的心態也發生了一些變化,除了狠辣之外,還帶著幾分決然。&nsp;&nsp;&nsp;&nsp;“是我殺的。”此時,他的體力剛恢復一絲,扶著身邊的大樹勉強站起來。&nsp;&nsp;&nsp;&nsp;唐三的聲音頓時吸引了蓋世龍蛇一家,孟依然看到一身狼狽的他,先是愣了一下,緊接著眼圈紅了。&nsp;&nsp;&nsp;&nsp;“你……,你……,你……,又是你。”&nsp;&nsp;&nsp;&nsp;唐三苦笑道:“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會這么巧,不過這回確實又是我。這頭人面魔蛛難道也是你的獵物?”&nsp;&nsp;&nsp;&nsp;孟依然看著唐三,俏臉已經漲得通紅,顯然是憤怒到了極點。&nsp;&nsp;&nsp;&nsp;看到唐三,蛇婆也皺起了眉頭,低聲在龍公耳邊說了幾句什么。緊接著,唐三就看到了龍公的眼睛。&nsp;&nsp;&nsp;&nsp;龍公的外表看上去很蒼老,但是他的眼睛卻很亮的出奇,唐三自問,從未看到過如此明亮的眼睛。&nsp;&nsp;&nsp;&nsp;從他站立的位置到龍公處,至少有三十米的距離,但龍公帶給他的,卻是近在咫尺一般的感覺。&nsp;&nsp;&nsp;&nsp;“你就是唐三?”龍公孟蜀冷冷的說道。他的聲音聽起來很清澈,一點也不像是屬于老年人的。&nsp;&nsp;&nsp;&nsp;唐三點了點頭。&nsp;&nsp;&nsp;&nsp;孟蜀道:“那你知不知道,為了裂殺這只人面魔蛛,我們已經追了一天的時間。如果不是他那蛛網過于討厭,它早就已經成為依然的魂環了。人面魔蛛的數量極其稀少,因為它為其他魂獸所不容。哪怕是在這星斗大森林內也十分少見。比鳳尾雞冠蛇還要珍貴的多。”&nsp;&nsp;&nsp;&nsp;唐三的臉色此時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但他卻并沒有流露出半分恐懼的情緒,淡淡的道:“您說的我都知道。但是,我總要自保。一只人面魔蛛突然出現在我面前,難道我應該任它殺戮?”&nsp;&nsp;&nsp;&nsp;孟蜀眉頭一皺,“你說,是你一個人殺了這頭人面魔蛛?”&nsp;&nsp;&nsp;&nsp;唐三肯定的點了點頭。&nsp;&nsp;&nsp;&nsp;龍公和身邊的蛇婆對視一眼,兩人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驚訝。這人面魔蛛雖然并不是極其強大的魂獸,但在千年級別中,它的攻擊力絕對是排的上位置的。&nsp;&nsp;&nsp;&nsp;雖然沒有了蛛網,但以它的攻擊和防御能力,依舊被眼前這個才十幾歲的孩子獵殺,實在令這對老夫妻有些無法理解。&nsp;&nsp;&nsp;&nsp;蛇婆之前對唐三的評價已經很高了,但此時她卻不得不再增加一些。之前孟依然敗給唐三蛇婆多少有些不以為然,可此時她卻明白,恐怕自己的孫女真的不是面前這個少年的對。&nsp;&nsp;&nsp;&nsp;龍公孟蜀中龍頭拐杖一挑,一道白色魂力從杖尾處甩出,將人面魔蛛的身體翻了過來。&nsp;&nsp;&nsp;&nsp;他一眼就看到人面魔蛛那已經被打爛的八只眼睛。不禁暗暗點頭。&nsp;&nsp;&nsp;&nsp;雖然他不知道唐三是如何做到的,但從唐三能夠攻擊這頭人面魔蛛的要害,就可見這個少年在面對強敵的時候有多么冷靜。再次抬頭看向唐三時,孟蜀眼中不禁流露出幾分贊賞。&nsp;&nsp;&nsp;&nsp;“爺爺,您要替我作主啊!”孟依然畢竟還只是十六歲的少女,眼看著即將到的強大魂環又飛了,而且又是被同一個人破壞,她心中的怒火怎么忍耐的住。&nsp;&nsp;&nsp;&nsp;孟蜀在孫女頭上摸了摸,示意她稍安勿躁。抬頭向唐三道:“唐三,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我龍公孟蜀闖蕩魂師界這么多年,也不是個不講理的人。面對人面魔蛛,任何人都要自保,所以你殺了它也算是有情可原。但是,你先后兩次破壞我孫女獲得魂環這件事卻不能就這么算了。”&nsp;&nsp;&nsp;&nsp;唐三一邊努力的恢復著自己的魂力、體力,一邊輕輕撥弄著中那個尺余長的黑匣子。&nsp;&nsp;&nsp;&nsp;這黑匣子并不是只能發射一次,整個匣內一共有四十八根弩箭,可以釋放三次。&nsp;&nsp;&nsp;&nsp;但每一次都要單獨上璜。在唐三的前一世,這看上去不起眼的黑匣子可以說是聞名遐邇,它有一個世人熟知的名字,——諸葛神弩。&nsp;&nsp;&nsp;&nsp;長方形的黑匣子一段有十六個孔洞,一次可以同時釋放出十六根無尾弩箭。五十米內足以刺穿金石,極其霸道。&nsp;&nsp;&nsp;&nsp;當初唐門曾經得罪過一個門派,被人襲上門來時,甚至連內門弟子都沒有出動。&nsp;&nsp;&nsp;&nsp;只是一百名外門弟子人一具諸葛神弩,就輕松的將敵人殲滅,并且沒有一個活口留下來。自此諸葛神弩名聲大噪。&nsp;&nsp;&nsp;&nsp;在括類暗器中,除了頂級的佛怒唐蓮、暴雨梨花針、孔雀翎等少數幾種,就屬眼前唐三中的諸葛神弩最為厲害。&nsp;&nsp;&nsp;&nsp;唐三當然知道,諸葛神弩對龍公蛇婆還不足以造成威脅,但是,這卻不是孟依然所能抵擋的。他已經想的很清楚,如果對方過分相逼的話,自己總要憑借這件暗器拉上一個墊背的才行。&nsp;&nsp;&nsp;&nsp;“不知前輩給我的兩個選擇是什么?”唐三淡然問道。&nsp;&nsp;&nsp;&nsp;他中的諸葛神弩二次璜已經快要上好了。只需要再拖延片刻,他就能擁有臨死反噬的會。&nsp;&nsp;&nsp;&nsp;更何況,他身上還有其他括類暗器,想要殺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nsp;&nsp;&nsp;&nsp;孟蜀道:“我給你的兩個選擇很簡單,第一個選擇,你加入我的家族,成為我家族中的一員。既然是一家人了,你兩次破壞依然獲得魂環,并令這珍貴的人面魔蛛魂環浪費的事也就這么算了。”&nsp;&nsp;&nsp;&nsp;加入家族?說的簡單,可真的要加入了,那可就是終生的事情。任何魂師,一旦加入一個家族,那么,就永遠不得背叛,必須成為這個家族的一份子。&nsp;&nsp;&nsp;&nsp;今后所做的一切,都要得到這個家族的約束。&nsp;&nsp;&nsp;&nsp;當然,魂師加入大家族所得到的待遇也是極其豐厚的。&nsp;&nsp;&nsp;&nsp;例外也不是沒有,前提是實力要強到一定程度。以唐三現在的情況,要是加入一個家族,那么他也永遠只能成為這個家族的人。孟蜀看上了唐三的資質,這樣的天才可不多見。&nsp;&nsp;&nsp;&nsp;唐三搖了搖頭,“對不起,前輩。我自由慣了,不喜歡受到約束。而且,有一點您說的不對,這頭人面魔蛛雖然被我殺了,但是,它的魂環卻并不會浪費。如果不是幾位出現的話,說不定我現在已經開始吸收了。”&nsp;&nsp;&nsp;&nsp;(未完待續)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寿光 | 防城港 | 曲靖 | 伊犁 | 松原 | 湛江 | 柳州 | 海西 | 肥城 | 寿光 | 雄安新区 | 新沂 | 鞍山 | 广元 | 巴彦淖尔市 | 鄂尔多斯 | 昆山 | 锡林郭勒 | 泸州 | 新疆乌鲁木齐 | 三门峡 | 温岭 | 万宁 | 张北 | 台州 | 承德 | 洛阳 | 顺德 | 淮安 | 张家界 | 枣阳 | 绥化 | 泰州 | 岳阳 | 汉川 | 保亭 | 鹰潭 | 茂名 | 改则 | 安顺 | 湖南长沙 | 海北 | 瓦房店 | 延安 | 吐鲁番 | 瓦房店 | 松原 | 河源 | 锦州 | 新泰 | 徐州 | 钦州 | 昌吉 | 喀什 | 商丘 | 泰兴 | 克孜勒苏 | 贵港 | 汉川 | 昌都 | 韶关 | 云浮 | 开封 | 舟山 | 临沂 | 吉安 | 基隆 | 泸州 | 泰安 | 襄阳 | 南充 | 商丘 | 鞍山 | 南阳 | 燕郊 | 陕西西安 | 海安 | 鄂州 | 南充 | 芜湖 | 九江 | 日照 | 辽阳 | 惠东 | 宁国 | 汝州 | 江苏苏州 | 启东 | 邯郸 | 仁怀 | 自贡 | 延安 | 任丘 | 永新 | 丽水 | 六盘水 | 海门 | 山西太原 | 任丘 | 邢台 | 鄢陵 | 营口 | 清远 | 巴彦淖尔市 | 神木 | 济源 | 忻州 | 邹平 | 河北石家庄 | 瓦房店 | 绍兴 | 玉树 | 河南郑州 | 内江 | 四平 | 高密 | 丽江 | 永康 | 自贡 | 永新 | 漳州 | 商洛 | 基隆 | 榆林 | 抚顺 | 和田 | 玉林 | 株洲 | 沧州 | 兴化 | 招远 | 咸阳 | 昌都 | 株洲 | 乐山 | 深圳 | 广州 | 东阳 | 怒江 | 茂名 | 汉中 | 南安 | 常德 | 泗阳 | 唐山 | 丽水 | 秦皇岛 | 白银 | 儋州 | 韶关 | 龙口 | 南安 | 定安 | 沭阳 | 龙岩 | 昌都 | 山南 | 沛县 | 五家渠 | 海北 | 蚌埠 | 沧州 | 辽源 | 雄安新区 | 玉树 | 娄底 | 大庆 | 甘孜 | 庄河 | 扬中 | 鞍山 | 日照 | 新余 | 延安 | 潜江 | 台山 | 运城 | 五指山 | 达州 | 改则 | 亳州 | 陇南 | 石狮 | 枣庄 | 昆山 | 黔东南 | 义乌 | 鄂州 | 义乌 | 乌兰察布 | 喀什 | 荆门 | 松原 | 青海西宁 | 仁寿 | 深圳 | 乐山 | 甘肃兰州 | 云南昆明 | 常州 | 诸城 | 通辽 | 阿拉善盟 | 山东青岛 | 新余 | 天门 | 杞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