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ascug"></menu>
  • <nav id="ascug"></nav>
    <nav id="ascug"></nav>
  •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menu id="ascug"><strong id="ascug"></strong></menu>
    <nav id="ascug"><nav id="ascug"></nav></nav>
    去讀讀 > 武俠修真 > 仙逆 > 作品相關 第十一卷 遠古謎團 第1680章 意外的發現

    作品相關 第十一卷 遠古謎團 第1680章 意外的發現

        

        他左側的風仙界天地間,風聲嗚咽呼嘯回旋,一道黑線在遠處橫卷而來,那黑線赫然就是上萬蚊獸連在了一起,形成的一道驚天之幕。0906s5kf1723g2435m67j86

        最前方,便是那百丈大小,猙獰無比的巨大蚊獸,其雙眼的激動,在遙遙看到了王林含笑的目光時,整個身子顫抖起來。

        一聲尖銳的嘶吼下,這百丈蚊王,剎那就順風而來,在王林的身邊直接就興奮的撞了過去,它那龐大的身子,在這急速的沖擊下,帶動的風吹在王林臉上,如同刀割一般。

        尤其是撞來的這一幕,更是足以讓任何看到者,心驚不已。

        這蚊獸已然習慣了王林的強悍肉身,此刻興奮中這一撞,卻是讓王林苦笑起來,他如今是分身,可承受不住這蚊獸如此激烈的擁抱。

        王林右手抬起,向前柔和一拍,一異波紋回蕩,在那蚊獸來臨的剎那,將其身子環繞,使得這蚊獸速度不由得緩了下來。

        在王林的身邊,這蚊獸興奮的嘶鳴,那巨大的口器不斷地摩擦王林的身體,雙眼激動的同時,更有那深深的依賴。

        王林,是它的主人,更如它的父母一樣,這一點,已然深深地刻在了這蚊獸的靈魂內,永生不散。

        在那一次次的用其口器蹭著王林的身體時,蚊獸發出嗚咽之聲,仿佛在埋怒王林為何這么久才來尋找它一樣。

        王林哈哈一笑,很是開心,身子一晃之下便站在了這蚊獸的身上,抬頭看向前方,卻見那上萬蚊獸群,此刻也紛紛來臨,環繞在四周,其中有一部分”顯然是認識王林,但還有一些后加入的,則看向王林的目光,很是疑惑。

        與這自幼就在自己身邊長大的蚊王重逢,王林心中彌漫了喜悅,他一生孤獨,陪伴自己的,只有那幾只兇獸,其中以這蚊王時間最長。

        “好像比以前要威武了不少。,,王林拍了拍蚊王的大頭”笑著說道。

        那蚊王嘶吼,神色露出得意,其鼻吼之聲,仿若在說著它這百年的經歷,可惜王林卻無法聽的太懂,但他畢竟看著其長大”略一琢磨,便猜測出了一些。

        “好了,帶我去這風仙界的最深處”王林含笑開口。

        那蚊王雙眼精光一閃,極為抖擻,一晃之下便逆風而去,呼嘯之聲傳遍四周,那上萬的蚊群更是緊隨其后,化作一股蚊獸風暴,直奔前方。

        這蚊王的速度,比之當年要快上不少,王林站在其背上,仔細的看了幾眼,目中露出奇異之芒。

        這蚊獸當年盡管也不弱,但卻不如現在,此刻的它,已然無限的接近了修士的第三步,類似于修士的天人第五衰。

        這種變化,讓王林很是驚奇。

        隱隱的,似這蚊獸就差一步,就可蛻變進化成為了相當于修士第三步的恐怖之力”這一點,出乎了王林的意料。

        “它到底得到了什么樣的造化,居然能有如此進展。,,

        正沉吟中”華蚊王呼嘯間掠過無數碎片大陸,似對這里極為熟悉,很快就帶著王林來到了風仙界的深處。

        這里當年王林曾來過,他一眼就看到了在前方存在了一片濃濃的霧氣,霧氣中隱隱有一道巨大的裂縫,那裂縫不知通往何處,透出森森寒氣。

        在那霧氣下有幾處大陸,只不過此刻卻是保持著當年的樣子,還有那正中間的大陸上”曾經有一個人形雕像。

        只是此刻,那雕像也消失無影。百度仙逆吧最快

        一個數千丈大小的蚊獸尸體,倒在那大陸之上,這蚊獸的雙目睜開,沒有任何光芒,死氣繚繞全身。

        看到這一幕,王林雙目一凝。

        他身下的蚊王一閃之下,就帶著王林沖入霧氣內,落在了那大陸上的蚊獸尸體旁,其口器一揮,猛地刺入那尸體內,一吸之下,蚊王身子金光大閃。

        它身后的那些上萬蚊獸,此刻環繞在附近,可卻沒有一個敢上前吸噬。

        王林身子一躍而下,踏在那數千丈的蚊尸旁,這蚊尸已然死去了多年,但其身體卻沒有腐爛,而是如同風干了一樣,盡管干枯,可其內卻還是有這蚊獸的精華蘊含。

        它雖說死亡,可在其身體上,卻是有一股極強的威壓仍然存在,這股威壓,王林清晰的感受出,類似于修士的第三步!

        仔細觀察了半響,王林看到在這蚊尸的頸部,有這一處致命之傷,此獸的死,也正是因此傷造成,那傷口,是三個手指大小的洞。

        若不仔細看,這傷勢很難被發現。

        王林眼中瞳孔收縮,他來到那傷口前,看了許久后右手抬起,三根手指慢慢的深入那三個小洞內。很是宗整,這三個小洞,的確是三指穿透而出!

        “這是什么神通之術,三指殺死此獸”王林目光一閃,此獸他當年見過,正是那從裂縫內掙扎飛出的巨大蚊獸。

        只不過其大小,與當年比較已然不同,但那氣息,卻是極為相似。

        “三指……這殘留在此獸尸體上的三指氣息,我隱隱有些熟悉……似曾在什么地方感受過……”

        一旁王林的蚊獸,此刻把口器從那蚊尸上抽出,很是滿足的樣子,看了王林一眼后,嘶鳴中飛起,那口器一晃,指著上空霧氣內那巨大的裂縫。

        王林抬頭目露精光,看向那霧氣內的裂縫,就在這時,那蚊王嘶鳴下翅膀一扇,卻是直奔那裂縫而去,王秣向前一步走去,緊隨其后,與那蚊王一同,在瞬息間就踏入在了那裂縫的邊緣。

        盡管處于霧氣內,但那裂縫中透出的森森寒氣,卻是讓王林雙目露出警惕,他沒有立刻進入這裂縫,實所上他來到這風仙界,也原本不是為了研究此裂縫。

        但眼下既然遇到了,且看到了蚊尸,還有那三指的奇異與熟悉,卻是讓王林對于這裂縫所通之處,產生了一絲疑問。

        這裂縫外”到底是哪里!

        這是王林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觀察這巨大的裂縫,在他的觀察下,王林慢慢的發現了一些不對勁的地方,這裂縫撕開的邊緣,成鋸齒狀不規則,但在那鋸齒形狀的邊緣中,有一些地方似有曾經連接過的痕跡。

        沉默中,王林右手一揮,其手中立刻出現了一枚玉簡,捏著玉、簡,王林一掰之下”但聽咔的一聲,這玉簡一分為二,邊緣位置有很多細密的不規則碎裂之口。

        把這兩半的玉簡合在一起,此玉簡就再次完整,王林右手柔和之光一閃,修為融入玉簡內,很快這玉簡就粘連在了一起,那些不規則的碎裂相互粘貼,看去只有一些細密的裂縫罷了。

        盯著玉簡,王林目光一閃,再次雙手拿住一掰,咔的一聲,這玉簡再次成為兩半”其中有之前碎裂粘合被分開的,也有一些新的碎開之處。

        拿著玉簡,王林看了幾眼后,又看向那巨大的裂縫邊緣,慢慢的,其雙眼露出明亮之芒。

        “很相仙……,這裂縫定是曾經被撕開過一次,事后被修補上,但若干年后,卻是再次被撕開,故而才會造成這樣的邊緣變化。,,

        “若第二次撕開,是在風仙界崩潰時,此后使得這里成為了蚊獸的天下……那么這裂縫第一次被撕開,又是在什么時候……是誰撕開……”

        一聲嘶鳴打斷了王林的思緒,卻見那王林的蚊王在這裂縫外徘徊,很是想進去的樣子,它時而回頭看向王林,露出急切之色。

        “罷了,進去看看就是”王林看著蚊獸的樣子,略一點頭,那蚊獸頓時嘶吼之下一晃之中直接就沖入裂縫內,看其動作,似不像第一次進入,顯然在這百年中,它不止一次的進去了。

        王林抬起腳步邁去,但其心神卻是極為謹慎,他這份謹慎,伴隨其一生,絕不會因為修為的提高而減少,修為越高,王林越是明白這天地的奇異。

        踏入裂縫內,寒氣逼人而來,王林雙目瞇起,修為運轉全身,并未散開神識,而是先以目光橫掃一番。

        這一眼之下,他整個人愣在那里,雙目爆出精光。

        這裂縫內是一片充滿了熒光的世界,那熒光是從一個個巨大的卵形之物內傳出,這里赫然就是一個彌漫了無數蚊獸卵的奇異之地!

        那蚊獸的卵,密密麻麻一串串,其內有諸多正等待蘇醒的蚊獸,一眼看去,怕是超過了數百萬之多。

        越是深處,則這些卵的數量就越多,且個頭越大,甚至王林還看到了百丈大小的卵,其內那蚊獸散發金光,已然完全成型,隱隱隨時可以蘇醒的樣子。

        王林的蚊獸一進入這里,便立刻發出歡呼的嘶鳴,其一沖之下就臨近一串卵旁,巨大的口器猛地刺入進去,一吸之下就把那卵內的一切全部吸走。

        看著看著,王林已然明白了,為何自己的蚊獸會有如此變化,這一切,正是因為這里!

        “此地,是什么地方……”王林沉默中散開神識,謹慎的慢慢的擴展開來,直至其神識完全散開,籠罩了這整個空間。

        隨著他神識的擴張,王林在剎那中,看到了完整的此地,在這一瞬間,他雙眼露出震撼,身子下意識的退后幾步,猛地抬頭。(未完待續)
    日彩网日彩网平台日彩网主页日彩网网站日彩网官网日彩网娱乐日彩网开户日彩网注册日彩网是真的吗日彩网登入日彩网快三日彩网时时彩日彩网手机app下载日彩网开奖 克孜勒苏 | 梧州 | 肇庆 | 邹平 | 鄂尔多斯 | 本溪 | 大连 | 吉林 | 中山 | 蓬莱 | 河池 | 济源 | 通辽 | 宁国 | 中山 | 邵阳 | 武夷山 | 广元 | 台北 | 酒泉 | 常州 | 乐山 | 清远 | 临沂 | 沭阳 | 青州 | 嘉兴 | 三亚 | 肥城 | 承德 | 仁寿 | 玉溪 | 广元 | 大丰 | 招远 | 枣阳 | 文山 | 铜仁 | 新乡 | 包头 | 中山 | 辽宁沈阳 | 萍乡 | 黔东南 | 丹阳 | 舟山 | 商丘 | 聊城 | 图木舒克 | 汉中 | 十堰 | 郴州 | 顺德 | 福建福州 | 章丘 | 梅州 | 运城 | 儋州 | 潮州 | 朔州 | 青海西宁 | 淮北 | 东营 | 惠州 | 普洱 | 咸阳 | 锡林郭勒 | 六盘水 | 灵宝 | 嘉善 | 三沙 | 三沙 | 永新 | 宿州 | 通辽 | 周口 | 丽水 | 甘孜 | 姜堰 | 东营 | 甘南 | 遵义 | 忻州 | 河北石家庄 | 雄安新区 | 丹阳 | 鸡西 | 克拉玛依 | 如皋 | 丹阳 | 库尔勒 | 酒泉 | 自贡 | 赣州 | 垦利 | 毕节 | 单县 | 鄢陵 | 吐鲁番 | 晋城 | 万宁 | 济宁 | 汉中 | 海东 | 保定 | 海东 | 云南昆明 | 浙江杭州 | 自贡 | 河池 | 中山 | 金华 | 象山 | 白山 | 招远 | 揭阳 | 承德 | 庆阳 | 朝阳 | 中山 | 洛阳 | 象山 | 德宏 | 伊犁 | 张掖 | 南京 | 安吉 | 绍兴 | 开封 | 济宁 | 凉山 | 汉中 | 芜湖 | 抚州 | 安庆 | 南京 | 咸阳 | 霍邱 | 保定 | 德阳 | 儋州 | 商丘 | 邢台 | 漯河 | 甘南 | 深圳 | 贵州贵阳 | 永新 | 黑河 | 石河子 | 昭通 | 东阳 | 济宁 | 威海 | 乐平 | 锦州 | 云浮 | 如皋 | 灌南 | 保定 | 温州 | 瓦房店 | 信阳 | 石嘴山 | 四川成都 | 丽水 | 燕郊 | 黄南 | 泗阳 | 南平 | 铜仁 | 漯河 | 喀什 | 怒江 | 张北 | 金昌 | 滨州 | 张家口 | 运城 | 亳州 | 自贡 | 阿勒泰 | 楚雄 | 宜昌 | 黔东南 | 常德 | 燕郊 | 烟台 | 宁德 | 牡丹江 | 南平 | 桓台 | 温州 | 清徐 | 莆田 | 长垣 | 大兴安岭 | 汉中 | 东海 | 吉林长春 | 吐鲁番 | 屯昌 | 平顶山 | 清徐 | 滕州 | 山西太原 | 义乌 |